• 首頁
    讀書
    網課

    正文

      話說王彥所薦二才子,著江寧府學送入京師,至禮部投文。禮部尚書陳德謀接了文書并奏章,即批聽候奏議?;匚慕瓕幐畬W,即與二子轉到公館去訖。

      庭瑞所薦張村二子,命長沙府學送進京城,亦至禮部投文,禮部一概收了文書,也令他聽候回文。

      明日,帝陛殿。禮部出班奏曰:“今有江南學臣薦二少年才子進京,乃湖南撫臣之子,一名秉干,一名秉剛,有表章奏聞。湖南學臣亦有表文,薦二子來京,姓張氏,一名敬威,一名顯威。俱在朝門候旨?!钡劭戳吮碚?,喜曰:“兩學臣如此為朕訪才,真賢臣也?!彼炫骸拔迦諆群螂抻H臨文華殿面試,可暫著四子寓于絲綸閣中?!倍Y部領旨出朝,遂請四子寓于絲遂綸閣。即發回文,令江寧、長沙兩訓導回省。當日旨意一下,四子皆打點考試。

      卻說敬威兄弟見了菊英,似乎面善,又不好認得。菊英認得敬威兄弟,乃將自己男裝及秀英之事告之,又囑其切勿泄漏。敬威點頭會意,乃密將庭瑞之意告菊英,菊英吁嗟不已。

      卻說帝女璧玉與秦王女金鸞,在宮中總是題詩作賦。今聞江南、湖南兩處學臣薦了四個才子來京,帝批五日內親試。璧玉與金鸞私語曰:“去歲父王欲招榜眼為駙馬不遂。今薦來四子,其中必有吾姐妹緣人矣?!苯瘥[曰:“何不假扮書生與四子共試,勝彼則可以揚名,不勝亦無人知覺?!辫翟唬骸按搜陨跎??!鄙塘考榷ㄍ婺负?。后從之,乃暗使人知會學臣李勃。即使二女假扮書生,先到李勃處投下。璧玉遂取名朱璧,金鸞亦取名朱鸞。

      李勃領皇后密旨,亦修了薦賢表章,薦二子入禮部。禮部亦請二子寓于絲綸閣,遂將李勃表章申奏。帝在宮時,皇后已將此事奏明。今禮部來奏,已先會意,亦批考期并試。

      及至考期,先賜六子七品冠帶。然后帝御文華殿,滿朝文武朝參畢,分班俟候。帝乃傳旨,選六子上殿。俯伏金階,帝命平身。賜坐于殿上,各賜文房四寶。即欽點三個題目,使六子作文。帝命大學士孫建庭監場,其文武大臣供在殿前俟候。

      未及一個時辰,六子作文俱畢。太監入宮,請帝升坐。六子俯伏,各呈上文字三篇于御案前。太監接上,命六子平身,六于遂皆退入文班中。帝將文字細看。

      看畢,以文示諸文臣曰:“朕閱此卷,頗覺快絕。卿等可細評之,以辨高下?!蔽某碱I旨,簇擁殿前,各看一卷,莫不驚異。又各將看了的易換來看,愈加稱奇。乃奏曰:“六卷皆天才,更無可亞者,臣等何敢安評?!钡鄞笙苍唬骸罢\如是,學臣所薦皆有眼力矣?!蹦藦瓦x六子上殿,曰:“朕觀卿等皆當世奇才。今命卿等各賦詩一首,務在舉筆成文,看卿口氣以辨高下?!绷铀旄┓擃}。

      帝乃用大龍箋一張掛于殿上,御筆書題曰:月中丹桂,不限韻。又賜筆一枝,墨一池,列于殿上。五子推遜,菊英、秀英假謙一番,遂執筆題于龍箋之上,一揮而就。詩曰:跳出龍門入鳳池,今朝闕下論高低。

      月中應有長春桂,臣折高頭第一枝。題罷,后書:臣楊秉干應制。遂交筆與敬威。敬威題曰:泮水由來透鳳池,鳳池應有上天梯。

      月中丹桂連根拔,不許他人折半枝。后書:臣張敬威應制。菊英題曰:書生舉步上瑤臺,自負文章八斗才。

      昨夜天庭門未閉,被臣和月掇將來。后書:臣楊秉剛應制。顯威題曰:寒窗十載對燈前,此日鰲頭臣占先。

      欲向蟾宮拔桂樹,也須待月到天邊。后書:張顯威應制。璧玉題曰:外來桂客且從容,月里豈無折桂翁。

      任爾能施公遠法,明皇未必到蟾宮。后書:臣朱壁應制。金鸞詩曰:諸君何必苦爭榮,百鳥先飛遜大鵬。

      縱有英雄空用力,安然丹桂在蟾官。后書:臣朱鸞應命。

      六子題罷,兩班文武無不喝采。帝大悅,遂皆欽點為翰林。六子謝恩而出。簾退朝,各官皆微。

      明日,帝又臨朝。禮部尚書出班奏曰:“學臣李勃所薦二才子,于陛下考試后便不見了。臣使人尋訪,竟無蹤跡。祇得奏聞,伏乞圣裁?!钡墼唬骸八]才子,尚未授之以任。欲去便去,朕何阻焉?!倍Y部乃退。

      原來璧玉與金鸞,于御前考后,即入宮中去了,帝所以隨口答應。當時帝又宣秉干、秉剛上殿。秀英與菊英聞宣,即趨上金殿,俯伏聽諭。帝謂秀曰:“卿兄弟少年英杰,朕深愛惜。均有公冶、南容之風。朕正宮之女,與卿年貌相當,才德可配。愿招卿為郡馬,朕弟秦王女,亦有貞靜之德,愿招卿弟為駙馬。卿意以為如何?”秀英與菊英聞言大驚,忙叩頭奏曰:“蒙陛下恩諭,本當遵旨。但婚姻之事,必待父母之命。雖虞舜不告而娶,猶不免后人有言,況臣下乎。伏望陛下體臣愚衷?!钡坌υ唬骸扒浜斡抟?,君與父孰尊?”秀英曰:“君則尊,父則親?!钡墼唬骸扒浼扔该?,朕即傳諭卿父,以全卿等尊親之念也?!彼煊谟干蠈懥耸ブI。即命大學士孫建庭,賚往湖南議婚。當時秀與菊祇得叩頭謝恩。帝乃還宮,百官退朝。

      秀與菊轉到絲綸閣時,急得魂不附體。敬威兄弟聞知就理,亦皆著急。敬威曰:“今圣旨賚往湖南令尊處去。令尊畏罪,定然奏明真情,小姐將置身于何地?”顯威曰:“事急矣,為今之計,不走何待。今家兄現任湖南學憲,原與小姐有盟。不如逃回湖南,暫寓舍下。使人通知學憲,自然可解此厄?!毙阍唬骸按搜陨跎??!彼炫c菊英換了書生衣巾,帶了盤費,辭了敬威兄弟,私自出了絲綸閣。

      且喜無人看見,于路直出京城,往湖南而來。水陸跋涉,在路五十余天,方到湖南。遂投張村而來。

      卻說昆山在家。自從庭瑞薦其子進京去后,乃擇日與庭瑞往前陽山,祭奠父親墓道,未免修理一番。閑暇之時,便各處訪察菊英消息。

      一日,忽有親報到來。報敬威兄弟欽點翰林學土,留京聽用。心中大喜。遂多以銀子打發報子去訖。

      正在家中閑坐觀書,忽有二少年至,口稱繼父。昆山廢書視之,見是菊英。便大喜曰:“小姐來矣?!敝感阌栐唬骸按宋皇钦l?”菊曰:“此義姐也?!彼煺埿?、菊坐定。乃曰:“自小姐去后,我無處不尋。請問小姐,許久何處安身?”菊英乃將在外游玩,江寧考試。以及薦入京師,得遇敬威兄弟,同在文華殿考較,皇上欽點翰林。至于欲招駙馬,私自逃回始未,詳言一番。昆山嘆曰:“小姐如此天才,誠可惜也。請暫居小舍,我當與舍侄商議,為小姐解此厄矣?!?br>
      乃請秀、菊入內,見其妻郭氏。菊英指謂秀曰:“此即妹之繼母也?!毙懵勓?,遂與菊同下拜。郭氏忙答禮,遂邀二女入房。更換女衣,與諸家人相見。又將在外之故與郭氏細述,郭氏嘆息不已。當下二女遂在此處安身。

      卻說庭瑞正考完外府轉省,在衙中閑坐。忽福建巡撫劉忠使人送書至,庭命請入。使者呈上書信。庭拆開一看,略曰:忠本欲使舍妹以奉箕帚。不意舍妹不守閨范,擅與游客聯詩。家君見詩而怒,辱妹畏怒而逃。今將一載,杳無蹤影??终`贀弟婚媾,是以先字布候。

      庭瑞看畢,方知秀英之事,乃長嘆數聲曰:“我何如此多舛也?”祇得寫了回書,令使者去訖,心中十分煩惱。

      忽又報叔父到來。庭乃出迎,大開暖閣,接入私衙。庭瑞問慰畢,昆山乃曰:“賢侄薦二弟入京,已蒙圣恩欽點為翰林?!蓖ト鹣苍唬骸爸斗嚼u轉省,竟全然不知此事,京報幾時到的?”昆山曰:“京報已到半月,二報又來了?!蓖ト饐栐唬骸岸蠛蜗??”昆山曰:“江南學臺薦二才子秉干、秉剛,與爾弟一同朝考,俱欽點翰林,此二才子已到家中。此即二報,乃賢侄之喜也?!蓖ト鹪唬骸氨?、秉剛何人也?”昆山曰:“即楊巡之子也?!蓖ト鹪唬骸跋蚵勓矒岱λ?,且又何為愚侄之喜?”昆山曰:“此二子即賢侄月下嬌娥與劉小姐也?!蓖ト鹣苍唬骸皠⑿〗愫稳艘??”昆山曰:“乃蘇州劉元輝之女,其兄現為福建巡撫?!蓖ト鸫笙苍唬骸霸瓉砑创巳艘??!?br>
      遂將與劉忠結義許婚之事,細與叔言。又將劉忠來信與叔看。昆看畢,乃嘆曰:“此二女真千古之奇女也?!彼鞂⒌塾卸疄樨旕R,二女逃歸之由,概與庭瑞說知。又曰:“二女來歷既已分明,賢侄可即與巡撫議婚,早完好事?!蓖ト鹪唬骸叭?,侄將謀此?!彼炝衾ド斤嬀?,至日暮方辭回。

      次日,庭瑞請布、按兩司飲酒。布、按歡然而來,席間托布、按至巡撫衙中議婚,布、按俱愿為煤。庭瑞大喜,飲罷辭出。

      次日,布、按兩司來巡撫院上,為庭瑞求婚。

      卻說巡撫自菊英私出之后,夫人終日啼哭。巡撫惱怒,乃曰:“此等辱女,吾誓除之?!彼鞎灾I曰:“有人捕菊英來獻者,賞銀百兩;藏隱者,查出同罪?!狈蛉寺勚罂?,謂巡撫曰:“爾年過六旬,舉目無親。祇有這個女兒,尚欲除之,何其狠也。若一旦除卻此女,我與爾將來死于地下,誰為殯葬?”

      巡撫聞言,更加怒氣。遂懮悶成疾,請醫調治。亦不甚重。至年終,偶冒了風寒,其病更甚,不能起床。

      忽有報子自金陵來報說,秉干、秉剛兩公子入泮。并言學臺得意,薦兩公子進京之事。時巡撫正在危急之際,夫人聞知此事,暗思:“有甚公子,分明是劉小姐與我女兒假扮男裝可知?!碑斚虏m了巡撫,以銀子打發報子去訖,乃暗囑衙中人不許對巡撫說。

      至明年二月間,巡撫病愈。忽報大學士孫建庭傳圣旨到來,巡撫命備香案接旨。建庭至院上,開讀圣旨曰:江南學臣王彥,薦到卿子秉干、秉剛。經朕面試,才果堪夸。茲招卿長子為駙馬,次子郡馬。卿子欲待卿命,不敢不告而娶。茲命大學士與卿議婚,旨諭到日,宜使子就娶,勿負朕心。

      讀罷,巡撫全然不解,祇得謝恩。接過圣旨,遂請建庭內坐。巡撫曰:“適間圣諭,老拙實不能解。且老拙祇生一個女兒,現今不知去向,哪有甚孩兒?”建庭曰:“兩位今郎經皇上親點為翰林,怎說沒有?”

      巡撫不能答,旁有家人跪稟曰:“前江南已有報子到來,報二位公子入學,已薦入京師。夫人料是兩位小姐假扮男裝去的。因大老爺有恙,是以暫且瞞過,打發報子去了?!毖矒崧勓?,乃謂建庭曰:“江南二子,實老拙之女。瞞過老拙,假扮男裝去的。是以至江南考試,學臺薦入京師,老拙實出不知。今朦朧之罪,老拙所不能免。當修表奏明,求大人于御前善為婉奏?!苯ㄍピ手Z。于是設宴相待,宴罷辭去。

      巡撫即忙修了表章交與建庭,即刻起身。巡撫率各官,送出郭外而返。過了十余日,忽報學臺轉省,托布按兩司前來議婚。正是:昔年曾有約,此日豈無媒。

      未知如何議婚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  薦秀、菊,出乎王彥之意;薦登、華,出乎庭瑞之意。薦璧、鸞,雖則學臣之表,卻出乎璧、鸞之意。湊合成文,大有可觀。文華殿上六個書生,其六人中各自知二女四男,其實則二男四女。想是時男女混數,錯亂難辨,其規模不如今之制度多矣。

      帝欲招婿,初愛庭瑞與蘭英,今則愛菊英與秀英,究未嘗念及敬威與顯威。世間之事,大概如是,何可逆料。

      楊巡撫之女愿配庭瑞,劉巡撫之妹愿配庭瑞,帝之公主亦愿配庭瑞。愿配之者,何其多也。今楊女之約未遂,帝女之招未允,劉女之訂又以書來辭。曲折之情,又何其多也。不徒庭瑞咨嗟,即讀者亦為之吁磋。

      昔日使人議婚,菊英便無蹤跡。今日既有蹤跡,又復使人議婚,庭瑞可謂多情矣。

      昔日議婚不遂,猶有劉忠之約,一點退步,不遂猶可。此際劉約既失,祇有吳江之盟。一線情思,不遂尤難。吁,人生世上,萬事皆有定理,何必苦費心機。

    上一篇: 沒有了
    下一篇: 沒有了
    圣賢書院
    337p粉嫩日本欧洲亚洲大|久久久久久久尹人综合网亚洲|9191精品国产观看|国产良妇出轨视频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