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頁
    讀書
    網課

    正文

      話說菊英,被秀英逼得氣滿胸田,昏絕于地。時梅香,正立于書房門外俟候。覷見小姐如此,連忙進來,扶起小姐出去。秀英到也好笑。

      卻說菊英小姐轉到房中,氣得眼閉口開,半晌不語。梅香著急,即忙來見夫人,說小姐陡然起病,不省人事。

      夫人聞言,忙來視病。祇見女兒頭帶生巾,身穿藍衫,長嗟短嘆。夫人間其緣故。菊英曰:“今日逼殺我也?!泵废隳藢⑴c秀英對答一席話,對夫人說知。夫人曰:“今番之事又奇怪了。他又言庭瑞死了,危德知道此事?!彼彀凳谷苏傥5轮?。

      夫人問曰:“此生不是庭瑞,你為甚帶他來?”危德曰:“小人在九江遇著了。問他時,他自言是吉安吉水縣人,姓張。小人因此便問庭瑞消息,他自己便認是庭瑞。且他年紀又與庭瑞相同,因此便邀他同來?!狈蛉擞謫栐唬骸八f庭瑞死在蘇州吳縣獄中,又說你也知道,可是真否?”德曰:“此事卻真,果是吉安人氏,姓張,但不知其名字。這事蘇州城中傳作笑談,都說那生是個才子,想來亦是實事?!狈蛉寺犃宋5卵哉Z,乃謂菊英曰:“今庭瑞既死,爾當小心,自守規矩。我為爾別擇才即便了?!本沼⒃唬骸皟褐驹诖巳?,決不二心,倘其真死,惟有終身守節而已。今書房之生,惟作速逐出,休使他又壞我名色?!狈蛉嗽唬骸盃柷夷蜔?,我當與爾爹爹商量?!?br>
      是夜夫人與巡撫將此事細細說了,巡撫曰:“此生雖非庭瑞,卻與前番冒名的大不相同。我當問其來由,觀其舉止,或者便將女兒許他?!狈蛉嗽唬骸疤扰畠翰粡哪魏??”巡撫曰:“我自有主意?!碑斠狗蚱逘庌q不定。次日早起,巡撫令人到書房請秀英。

      卻說秀英在書房納悶,正思欲見夫人,自表真情,無由可入。忽又巡撫使人來請,祇得來見巡撫。禮畢,坐于側。巡撫曰:“敢問足下貴郡名邑,尊姓大名?”秀英聞言,料是昨日書房的話被他知道了,乃正色曰:“大人昨不知我姓名,便與令嬡相許,何忽略之甚也。既與令愛相許,便是骨肉至親,卻來間我姓名,何謹慎之不蚤也。嘗聞治家得法者,出仕必有可觀。今大人治家如是,其輔國也可知。任邊疆之重,為萬民之主,寧不畏群下笑耶?”巡撫聞言,氣得如癡如呆,危坐不語。

      忽夫人自后,出厲聲曰:“昨日祇道爾是庭瑞,故不必問。我女兒又說爾不是庭瑞,何可不問?爾昨日氣壞我女兒,今日又來氣我老爺?!毙阌⒃唬骸霸滥覆槐貏託?。愚婿不過與岳父說話,怎么就氣了岳父?又說甚么氣壞令嬡,愚婿何曾見他?此話令人難解。且令嬡又怎知我不是庭瑞?何不請令嬡一會,真假立辨?!狈蛉伺唬骸笆菭栕约簩ξ遗畠赫f庭瑞死了,你還要辯些什么?”秀英曰:“此話是對今郎說的,實未曾見令嬡?!狈蛉嗽唬骸拔覍崒栒f罷,我有甚令郎,他就是我女兒?!毙阌⑿υ唬骸霸瓉砹顙苌朴谀醒b,可敬!可敬!”夫人曰:“爾實是那里?可從直說來,免得遭刑后悔?!毙阌⒃唬骸皠找埿〗愠鰜?,我便實說?!狈蛉嗽唬骸拔遗畠耗饲Ы鹦〗?,豈肯與爾說話?!毙阌⑿υ唬骸白蛉照務摪胩?,今朝卻又不同?!睍r巡撫在坐,愈聽愈惱。

      卻說菊英小姐,在屏風后聽得父親被他氣倒,母親又與他說得越發可笑。捶胸嘆氣不已。當下聽得要他出來,方說姓名。遂走出廳上,曰:“何處匹夫,不知尊卑,擅敢與老爺夫人斗口耶!”秀英曰:“夫唱婦隨,理之當然。爾敢助母而逆我哉?”言訖望書房而去。

      菊英聞得此話,大叫一聲又昏倒于地。夫人救醒,巡撫罵曰:“生爾逆種,使我幾番氣絕。今不除爾,何以治人?!彼烊“?,望菊英便打。夫人攔住,梅香便將小姐救入房中去了。

      夫人怒,命仆至書房來拿秀英。須臾,仆執一秀才衣巾至。稟夫人曰:“仆到書房四顧無人,祇有一衣巾在此?!狈蛉嗽唬骸澳撬吡?,爾可著捕快各處捉拿,休被他走脫?!逼陀诸I命而出。

      忽一人自旁門而入,曰:“夫人不必動氣,妾已在此間了?!狈蛉艘曋?,乃一女子也。忙問曰:“爾是誰家女子,怎生到此?”女子曰:“妾乃江南蘇州人也。家父劉元輝,原任云南布政。兄劉忠,現為翰林學士。妾名秀英,年方二八。因與才人聯詩,被父逼逐,落難于野。后遇危德兄弟,認妾為庭瑞。妾因慕小姐高才,恨不即見,故不辭千里而來,投及府下。初到時,本欲盡吐衷情。又恐大人不容,祇得暫隱于腹。后與小姐書房談論,思欲實告。奈因小姐男裝而來,又恐其儀不合。適間欲言,又因大人默然在座,又不敢言也。茲遇夫人,故將心腹盡訴,望夫人見憐,乞賜收育?!毖杂?,渾然淚下。夫人曰:“原來,你與我女兒是一樣之心病也。千里來投,自應相留。但是昨日若不氣我女兒,亦不至有今日之事也?!?br>
      時菊英在房中聞得此事,遂走出來,笑曰:“爾乃熟讀圣經,深通道德,亦有如此之事耶?!毙阌⒁嘈υ唬骸白蛘哐赞o唐突,實欲掩自己一時之丑耳,祈小姐見諒?!狈蛉酥^菊英曰:“爾獨忘卻張村耶,彼此皆宦家小姐,同一心病。既難中來投,自應以禮相待。當以姊妹稱呼,毋容相妒?!本沼⑿υ唬骸皟耗藨蜓砸?,何妒之有?!毙阌⒃唬骸懊煞蛉松疃?,愿拜為膝下?!彼斓股硐掳?。夫人甚喜。使與菊英結為姊妹,秀英占長一月,菊英居次。

      卻說巡撫,正在前堂納悶。忽有仆聽得此事,就一一對巡撫說知。巡撫聞言,轉笑曰:“此真千古佳話也?!彼烊雰?,夫人忙使秀英下拜。巡撫扶起,囑之曰:“今張生既死,爾姊妹務要痛改前非,謹守閨門,毋再如此?!倍皖^不語,遂唯唯退入房中。

      自是秀英在此安身,與菊英十分相愛。日則同食,夜則同榻,總以讀書為事。菊英卻將吳江之詩與秀英看,秀英亦念花園之詩與菊英聽。二女見了此詩,無不贊美。秀英曰:“賢妹詩后題得是張庭瑞名字。我花園中題得是張美玉名字,獄中死者美玉也。這等看來,庭瑞不曾死?!本沼⒃唬骸按说炔抛?,那有幾個。想美玉就是庭瑞的別號,或者改了名字,亦未可知?!毙阌⒃唬骸按艘嗖槐鼗?,凡事總有一定,人謀徒自取辱耳?!彼觳挥嬢^,按下不表。

      再說庭瑞自省中中試后,在家等候湖南菊英小姐信息。不料等了數月,不見動靜。過了殘年,便打點進京。蘭英亦要同往,何大姑亦不阻他,便令與庭瑞一同進京。雇了船只,帶了家丁,順水而下。

      不下一日,到了南康。便灣住了船,乃進城邀建章。時方山老爺,早已催促建章進京。建章因與庭瑞有約,便在家等候,其所需對象早己安排。當日接著庭瑞、蘭英大喜,遂拜別父母一同下船,于路詠物留題,十分得意。

      不上兩月,已到京師,租了寓所歇下。時天下舉子紛紛齊到,及至考期,便各各接號、應點、進場。是科大總裁是大學士孫建庭主考,十分精嚴,專取真才。未及半月,三場早畢。庭瑞等轉到寓所,各自言出詩文,爾愛我喜,好不得意。

      過了幾日,場中榜出。時乃半夜,四方士子各執火把,左沖右探,爭看榜文。時庭瑞正在睡夢,聞得外面喧嘩,始知榜出。忽有數人前來打門,庭瑞開門問之,祇見數人手拿報條,報稱中了會元張蘭,又報二名武建章,三名張庭瑞。時蘭英、建章都已起來了,見了報條,喜不自勝。當下以銀子打發報子去訖,便到各衙門拜客。京都官員無不稱贊。

      末及半月,又進文華殿殿試,畢歸寓。專候殿試榜出,以定次第。是夕庭瑞等三人在同年處飲酒歸,將醉,各自就寢。

      忽有二人叫門,庭瑞出問。二人曰:“帝君升殿,立等爾去?!蓖ト鹉苏?,隨二人來到一所宮殿,十分華麗。到了前殿,見有公案,便立住了腳。二人曰:“帝君在二殿?!蓖ト鹚烊攵?,立于階下。偷眼看見一帝端坐殿上,儀表驚人。年約半百,手綽烏須,眼閱文卷。兩班人各捧文集,公案上字積成堆。那二人跪上稟曰:“庭瑞已到?!钡勖鼛?。二人乃將庭瑞喚上,俯伏案前。帝曰:“爾年已二八,父讎尚不知報,何以為人。今將去爾爵,令爾變犬?!?br>
      庭瑞不解其故,正要爭辯。忽見一金盔金甲人,形容古怪。左手拿一金斗,右手拿一朱筆。用筆在庭瑞頭上一點,左右武士,將庭瑞推入于黑暗洞中。霎時醒來,乃是南柯一夢。

      正驚疑問,又聽得上房蘭英大叫:“奇怪!奇怪!”乃急問之。正是:方覺南柯夢,又聞古怪聲。

      未知何事古怪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  秀英既氣巡撫,又氣夫人,乃復氣小姐。一家之人遭其取笑。霎時現出女子,道出真情。而巡撫、夫人均能以禮相待,真乃仁厚量宏矣。今人交際,往往始親而終疏。秀、菊二女則先睽而后合,初則爾我相譏,既則同病相憐。閨中朋友,亦有千里之交,真乃千古奇事。

      秀英聞危云之言,疑吳江之庭瑞是劉園之張生。菊英聞危德之言,又以獄死之張生為吳江之庭瑞。其實皆誤也。秀英未嘗訂約,猶可再圖。菊英既有盟誓,毋容他適。為菊英者,不亦難乎?

      秀英言庭瑞死于獄,是本心話,菊英猶未深信。卻有危德一番老實相襯,錯亂成文,賓令菊英唬殺。

      有牽連到有懮患,無牽連反得安閑。美玉之死,秀英絕花園之想。誤以為庭瑞,菊英又絕吳江之約。心無牽連,得以泰然自安??梢娺\酬世事,到處都是煩惱。

      庭、建、蘭三子,入伴同時,登科同時,今登甲又同時。參差于三名之內。似此幼年聯捷,更使讀書者羨殺。

      劉忠之夢與庭瑞之夢,遙遙相映。劉忠則顯然明白,庭瑞則驚疑不定。顯然明白應,驚疑不定亦應。由是觀之,夢寐之事,無有不應者矣。

    上一篇: 沒有了
    下一篇: 沒有了
    圣賢書院
    337p粉嫩日本欧洲亚洲大|久久久久久久尹人综合网亚洲|9191精品国产观看|国产良妇出轨视频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