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頁
    讀書
    網課

    正文

      巽之第五十七

      巽。溫山松柏,常茂不落。鸞鳳以庇,得其歡樂。詳《需》之《恒》。

      乾。采唐沬鄉,要期桑中。失信不會,憂思約帶。詳《師》之《噬嗑》?!鹌?,汲古作我,思約作在鈎,均依宋元本。

      坤。有鳥飛來,集于宮樹。鳴聲可惡,主將出去。詳《屯》之《夬》?!鹂蓯?,汲古作畏惡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屯。仁政之德,參參日息。成都就邑,日受厥福。詳《旅》之《臨》?!饏?,局本作恭恭。

      蒙。他山之錯,與璯為仇。來攻吾城,傷我肌膚,邦家搔憂。詳《明夷》?!疱e,宋元本作儲,來,汲古作夾,依宋元本。

      需。??貝贖貍,不聽我辭。系于虎須,牽不得來。詳《否》之《革》。

      訟。一簧兩舌,佞言諂語。三奸成虎,曾母投杼。詳《師》之《乾》?!鹭?,宋元本作妄,依汲古。

      師??袚u尾,逐云吹水。污泥為陸,下田宜稷。詳《同人》之《漸》。首句宋元本汲古皆作薄行搔尾,依《同人》之《漸》校。

      比。天門九重,深內難通。明登至莫,不見神公。艮居戌亥,故曰天門。內經以戌亥為天門,辰巳為地戶是也。坤為重,數九,故曰天門九重?!稘h上易》謂坤納癸,自乙至癸,故數九也。重坤,故曰深,坤閉,故曰難通。艮為光明,坎為莫,震為神、為公,三五震覆,又坎為隱,故不見也?!逗鬂h·郎顗傳》神在天門,出入聽候,言神在戌亥,司候帝王興衰得失?!鹕?,汲古作澤。登,宋元本作坐,依汲古。至,汲古作到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小畜。闇目失明,耳閼不聰。陷入深淵,滅頂憂兇。二至四兌,易以兌為眇,故曰闇目失明。又離為目,伏坎,故曰闇目也。伏坎為耳、為塞,故曰耳閼不聰。閼,音遏,壅塞也。伏坤為淵,坎陷。艮為頂,坤為滅、為兇,故曰滅頂憂兇??菜?,坤水,故有此象?!鹉渴?,汲古作昧不,閼作聾,憂作成,均依宋元本。不聰,宋元本作聽聰,非,依汲古。頂,元本訛頃。

      履。霧露早霜,日暗不明。陰陽孽疾,年谷大傷。伏坎為霧露,坤為霜,離為日,伏坎,故不明。但林詞似全用旁通,艮亦為日,與坎連體,故曰不明也??矠榧?,震為谷,坤為年歲、為喪,故曰年谷大傷。

      泰。三階土廊,德義明堂。交讓往來,享燕相承?;?,錫我玄黃?!稘h書·東方朔傳》注:泰階者,天之三階也。上階為天子,中階為諸侯公卿大夫,下階為士庶人。坤為階,震數三,故曰三階。艮為廊、為明堂,兌為燕享。震為伯、為箕,乾為王,天玄地黃,故曰錫我玄黃?!痣A,宋元本訛諧,依汲古。

      否。爭雞失羊,利得不長。陳蔡之患,賴楚以安。巽為雞,兌為羊,兌伏,故失羊。巽為利、為長,坤喪,故曰不長。震為陳、為蔡、為楚,坤為患,艮為安?!妒酚洝房鬃佣蛴陉惒?,楚昭王發兵救之,得免。

      同人。天旱水涸,枯槁無澤,未有所獲?;鹪谔煜?,故曰天旱??卜?,故曰水涸。離為枯槁。

      大有。陶朱白圭,善賈息貲。公子王孫,富利不貧。乾為大赤,離火,故曰陶朱。乾為玉,乾金色白,故曰白圭。遇卦巽為商賈、為利,故曰善賈息貲。伏震為公、為子、為王,艮孫,故曰公子王孫。重巽,故曰富利不貧?!鹳D,宋元本作資,依汲古。

      謙。龜厭江海,陸行不止。自令枯槁,失其都市,憂悔無咎。詳《泰》之《節》。

      豫。黃鳥采蓄,既嫁不答。念吾父兄,思復邦國?!对姟ば⊙拧S鳥篇》言旋言歸,復我諸兄,復我諸父;《我行篇》言采其蓫,爾不我畜,復我邦族,皆刺禮教不行、婦中道見棄之詩。蓫,《釋文》云本又作蓄,今易林即作蓄,是焦與毛詩異讀也。震為黃,艮為鳥、為采,震為蓄。蓄,冬菜也。震為嫁,二至四震反,故云不答??矠樗寄?,伏乾為父,震為兄,坤為吾、為邦國,震反,故曰復。

      隨。田鼠野雞,意常欲逃。拘制籠檻,不得動搖。詳《需》之《隨》。

      蠱。平國不君,夏氏作亂。烏號竊發,靈公殞命。詳《臨》之《晉》。

      臨。巨蛇大?,戰于國郊。上下閉塞,君主走逃。詳《剝》之《艮》。

      觀。讒言亂國,覆是為非。伯奇流離,共子憂哀。詳《豐》之《鼎》。

      噬嗑。郁??不明,為陰所傷。眾霧集聚,共奪日光。詳《噬嗑》之《艮》?!???,宋元本訛映,依汲古。

      賁。望城抱子,見邑不殆。公孫上堂,大君歡喜。離為望,艮為城、為抱,震子,故曰望城抱子。艮為邑,坎為殆,震解,故不殆。艮為孫、為堂,震為公,故曰公孫上堂。震為君、為喜。殆,音以。

      剝。三蟲為蠱,剗跡無與。勝母盜泉,君子弗處。詳《觀》之《困》?!鹣x,從宋元,汲古作蟲。為,宋元本作作,茲依汲古。

      后。車馳人趨,卷甲相求。齊魯寇戰,敗于犬丘。詳《坤》之《兌》。戰,宋元本作戎,依汲古。

      無妄。欲訪子車,善相欺紿?;甘逑嘤?,不見所期。初至四正反震,故曰欺紿。艮為叔、為木,故曰桓叔?!墩f文》桓,郵亭表也。其事未詳。

      大畜。爭雞失羊,亡其金囊,利得不長。陳蔡之患,賴楚以安。詳《恒》之《夬》。

      頤。歲暮花落,陽入陰室。萬物伏匿,利不可得。坤候卦為亥,故曰歲暮。兌為華,兌伏不見,故曰花落。乾本居亥,坤行至亥陰牝陽,故曰陽入陰室。艮為室,即文言所謂陰凝于陽也。坤為萬物所藏,故曰伏匿。巽為利,巽伏,故曰利不可得?!鹉淅?,宋元本作藏匿,依汲古。

      大過。晨風文翰,大舉就溫。昧過我邑,羿無所得。詳《小畜》之《革》。翰,宋元本作翮,依汲古。第三句宋本、汲古作過我成邑,元本作過我城邑,依《小畜》之《革》校。

      坎。時鵠抱子,見蛇何咎。室家俱在,不失其所。詳《否》之《鼎》。

      離。隱隱大雷,霧霈為雨。有女癡狂,驚駭鄰里。伏震為雷,重坎,故曰霧霈為雨。巽為女,巽進退,故曰癡狂。伏震為驚駭,艮為里。

      咸。無足斷跟,居處不安,兇惡為患。詳《革》之《蹇》。

      恒。破筐敝筥,棄捐于道,不復為寶。震為筐筥、為道、為寶,兌毀,故破敝,故棄捐。

      遯。三雞啄粟,十雛從食。饑鳶卒擊,亡其兩叔。詳《中孚》之《頤》。

      大壯。乘車七百,以明文德。踐土葵丘,齊晉受福。詳《兌》之《剝》。

      晉。百足俱行,相輔為強。三圣翼事,王室寵光。詳《屯》之《履》。

      明夷。典冊法書,藏閣蘭臺。雖遭潰亂,獨不遇災。詳《坤》之《大畜》。閣,汲古作在,依宋元本。此以坤為書冊,火在下,故不遇。

      家人。西誅不服,恃強負力。倍道趨敵,師徒敗覆。詳《需》之《屯》。西,宋元本作四,依汲古。趨,汲古作奔,依宋元本。

      睽。春陽生草,夏長條??。萬物蕃滋,充寶益有。詳《井》之《巽》。

      蹇。磝磽禿白,不生黍稷。無以供祭,只靈乏祀。此用遇卦巽象。巽為白,寡髪,故曰禿白。艮山,故曰磝磽。磝磽,山田小石也。巽為黍稷,兌毀,故不生。震為祭、為神,故曰只靈。震伏,故乏祀?!鸫x磽,宋元本作磝磝,依汲古。乏,汲古作代,依宋元本。

      解。牽衣涉河,水深漬罷。幸賴舟子,濟脫無他。詳《坤》之《萃》。第二句汲古作澗流浚多,依宋元本。罷,音婆?!短祈嵳吩疲悍步泜髦辛T倦之罷皆音婆,今人音皮而誤。按:林以罷與河韻,正與韻正說合。

      損。宜行賈市,所求必倍。載喜抱子,與利為友。詳《大過》之《恒》。戴,汲古作載,依宋元本。

      益。兄征東夷,弟伐遼西。大克勝還,封居河間。震為兄、為東、為征,互坤,故曰東夷。伏兌為西,坤水,故曰遼西、曰河間。艮為封?!鹁?,宋元本作君,依汲古。

      夬。初雖驚惶,后乃無傷。受其福慶,相孝為王。乾為福慶、為王,相孝為王,言輔相秦孝公,使秦稱王也。似指商鞅。兌西,故曰商。

      姤。隨風乘龍,與利相逢。田獲三倍,商旅有功。憧憧之邑,長安無他。巽風干龍,故曰隨風乘龍。巽為利、為三倍,伏震為田,故曰田獲三倍。巽為商旅,伏坤為邑、為安,巽為長,故曰長安。他蛇古通,巽為蛇,中孚初爻有他不燕,即以巽為蛇,林本易也。

      萃。魚擾水濁,寇圍吾邑。城危不安,驚恐狂惑。坤巽皆為魚,而坤為水,坤黃,故曰水濁。風散,故曰魚擾。坤為吾、為邑,巽為寇,故曰寇圍吾邑。艮為城,風隕,故曰城危。坤為憂懼,為迷,故曰驚恐狂惑。

      升。雖塞復通,履危不兇,保其明功。坤為閉塞,震為通、為履,互大坎為危,故曰履危。坤為兇,震解,故不兇?!鸺彻哦嘁缘懒⒆谒淖?,宋元本無。塞,宋元本作窮,依汲古。

      困。坤厚地德,庶物蕃息。平康正直,以綏大福。巽為庶物,伏震為蕃鮮,故曰蕃息。伏坎為平、為正直,震為大福。

      井。山水暴怒,壞梁折柱?;y行旋,留連愁苦。詳《咸》之《豫》。

      革。使燕筑室,身不庇宿。家無聊賴,瀸我衣服。兌為燕,伏艮為室、為筑、為身、為庇,艮伏,故曰身無庇宿,曰家無聊賴??矠樗?,艮為家也。伏震為衣,坤水,故曰瀸我衣服。瀸,濕也?!馂?,汲古作織,依宋元本。

      鼎。矢石所射,襄公?劇。吳子巢門,傷病不治。通《屯》??矠槭?、為射,艮為石,震為公、為輔佐,故曰襄公。?,病也。按:宋襄公與楚戰,傷股而病,坤死,故曰?劇。震為子、為言,故曰吳子?!墩f文》吳,大言也?!对姟ぶ茼灐凡粎遣话?,《魯頌》不吳不場,《傳》吳,嘩也,故震為吳,坤為門,艮為巢,故曰巢門。襄二十五年,諸樊伐楚門于巢,巢牛臣射之,卒。坤死,故曰傷病不治?!??,《公羊傳》大災者何,紵也。注:疾病也。元本訛痢,依宋本、汲古。門于巢,杜注云:將攻巢門。

      震。日月運行,一寒一暑。榮寵赫赫,不可得保。顛顛墜墜,更為士伍。詳《中孚》之《晉》。

      艮。宮門悲鳴,臣圍其君,不得東西。艮為宮門,互坎為悲,震為鳴、為君。艮為臣,上艮下艮,震君在中,故曰臣圍其君。震東,坎西,坎陷,艮止,故曰不得東西。

      漸。戴盆望天,不見星辰。顧小失大,福逃墻外。詳《賁》之《蒙》。

      歸妹。天之所明,禍不遇家。反目相逐,終得知美。小畜以離為反目,茲二至四互離,故亦曰反目。震為逐,坎為和?!鹉?,宋元本作自,美作鳴,均依汲古。

      豐。天陰霖雨,涂行泥潦。商人休止,市無所有。詳《夬》之《大過》。

      旅。嘉門福喜,增累盛熾。日就有德,宜其家國。艮為門,伏震為福喜、為盛熾。離為日,艮為家國?!鸬谒木渌卧咀饕嗣褚藝?,茲依汲古。

      兌。南山之陽,華葉將將。嘉樂君子,為國寵光。詳《革》之《大有》。此皆用旁通象。

      渙。畫龍頭頸,文章未成。甘言美語,詭辭無名。詳《蒙》之《噬嗑》。詭,宋元本作說,茲依汲古。

      節。嬰兒孩子,未有知識。彼童而角,亂我政事。詳《損》之《大畜》。以震為孩子可證《明夷》五爻非箕子也。

      中孚。陰作大姧,欲君勿言。鴻鵠利口,發其禍端。荊季懷憂,張伯被患。通《小過》??矠閵?,互大坎,故曰大奸。震為君、為言,艮止,故曰勿言。震為鴻鵠,兌為口,互巽,故曰利口。震為荊、為張伯,艮季,坎為憂患?!鹌?,宋元本作患,依汲古。端,汲古作亂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小過。德之流行,利之四鄉。雨師灑道,風伯逐殃。巡狩封禪,以告成功。詳《益》之《復》。

      既濟。禹將為君,裝入崑侖。稍進陽光,登見溫湯,功德昭明??矠闇?,下離,故曰溫湯。離為陽光、為照明,余皆用半震半艮。

      未濟。五岳四瀆,含潤為德。行不失理,民賴恩福。詳《頤》之《明夷》。

      兌之第五十八

      兌。班馬還師,以息勞疲。役夫嘉喜,入戶見妻。詳觀之既濟。役,宋元本作后,依汲古。

      乾。踐履危難,脫厄去患。入福喜門,見誨大君。詳震之家人。厄去,宋元本作危去,汲古作去厄,依元本。

      坤。子鉯執麟,春秋作經。元圣將終,尼父悲心。經元,宋元本作元陰,茲依汲古訟之同人校。

      屯。夾河為婚,期至無船。搖心失望,不見所歡。詳屯之小畜。搖汲古作淫,非,依宋元本。

      蒙。天孫帝子,與日月處。光榮于世,福祿祉祉。詳解之臨。祉祉,宋元本作繁祉,依元本。

      需。三羊爭雌,相隨奔馳。終日不食,精氣勞疲。羊、雌,依乾之大畜校,宋本、汲古羊作年,元本作人,雌皆作妻。

      訟。禹召諸侯,會稽南山。執玉萬國,天下康安??蛋?,宋元本作康甯,汲古作安甯,皆不協,依損之旅校。

      師。早霜晚雪,傷我禾麥。損功棄力,饑無所食。詳比之遯。損,元本、汲古作捐,依宋本。

      比。嵩融持?,杜伯荷弩。降觀下國,誅逐無道。夏商之季,失福逃走。艮為山,為?,艮手,故曰嵩融持?。翟云升云:《國語》:祝融降于崇山。崇即嵩字。按下文曰誅逐無道,其事必與杜伯相類,翟說非也?!赌印し枪ハ隆吩疲簻畷r有神來告曰,夏德大亂,往攻之,予必使汝大堪之。予既受命于天,天命融隆火于夏之城。疑融隆即嵩融。又《國語》云:夏之亡也以回祿,回祿仍火神也。是墨子說與林詞誅除無道夏商之季合,與《國語》亦合。惟《墨子》不言持?,或焦氏別有所據,若其事則無疑也。且嵩融與融隆皆音近字轉。又按《楚辭》云:“吾令豐隆乘云兮”王逸注:云師?!痘茨献印吩疲杭敬喝?,豐隆乃出。許慎注:雷師。吳摯父先生云,《墨子》之融隆即豐隆,依許注則雷師也?!赌印匪^火其城,以雷火燒其城也。然則融隆為雷師而非祝融,尤與《國語》合。以《國語》“夏之興也祝融降,其亡也以回祿”,明回祿非祝融也。艮為弩、為負何。杜伯似用覆震象。艮為觀、為國,坤殺,故曰誅。伏離為夏,兌為商,艮為季,坤兇,故曰失福?!秶Z》杜伯射王于鎬,注:宣王殺杜伯,而非其罪,后王獵,杜伯起于道左,以朱弓矢射王中心而死?!鹣?,汲古訛憂,依宋元本。福,宋元本作勢,逃作外,茲依汲古。

      小畜。生有圣德,上配太極?;熟`建中,受我以福。詳《家人》之《需》。

      履。下田陸黍,萬華生齒。大雨霖集,波病潰腐。通《謙》。坤為下田,艮為陸,震為黍。兌為華、為齒,坤多,故曰萬華生齒。坤水,坎水,故曰大雨霖集??矠椴?、為病,巽為腐。

      泰。子畏于匡,困厄陳蔡。明德不危,竟得免害。詳《大過》之《晉》。

      否。有兩赤鷂,從五隼噪。操矢無筿,趨釋爾射。扶伏聽命,不敢動搖。艮為鷂、為隼,乾為大赤,故曰赤鷂。坤數二,故曰兩。巽卦數五,故曰五隼。艮為矢,艮手為操。筿,矢未受弦處也。按:卦象兌應為筿,兌伏,故曰無筿。震為射,震覆,故曰趨釋爾射,言矢既無筿應,釋矢不射,而扶伏聽命也。巽為命,艮手在地,故曰扶伏。扶伏,匍匐也?!墩f文》伏地也?!对姟ご笱拧氛Q實匍匐,《傳》以手行也?!肚皾h·霍光傳》扶服叩頭。扶伏、扶服義皆同也。艮止,故不動。動亦有去聲,與命為韻。動搖,應作搖動?!瘘S丕烈云俯當從《無妄》之《中孚》作扶,豈知前四句皆當依之,不止此一字也。鷂,各本皆作頭,隼噪作岳游,或作岳來,三四句汲古作謠言無佑、趨爾之丘,宋元本同,惟丘作林。若依汲古搖與頭游丘為韻,亦協,惟義皆不適,且爾趨等字皆仍舊。謠言無佑,無為矢之訛,佑為括之訛,以宋元本筿作括也,故全林皆依《無妄》之《中孚》校。鷂與噪韻,筿與射韻,命與動韻,且卦象皆符合。

      同人。當得自知,不逢兇災。衰者復興,終無禍來。離為災,乾福,故不逢,故無禍?!鹬?,宋元本作如,依汲古。無禍,汲古作得福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大有。朽根刖樹,華葉落去。卒逢火焱,隨風僵仆。詳《屯》之《坎》。惟此用遇卦兌象須知。

      謙。葛生衍蔓,絺綌為愿。家道篤厚,父兄悅喜。震為葛、為蕃鮮,故曰衍蔓。坤為帛、為絺綌、為愿,艮為家、為篤厚,震為公,故曰父。為兄、為喜,《詩·周南·葛覃篇》為絺為綌。服之無斁。

      豫。東行求玉,反得弊石。名曰無直,字曰丑惡,眾所賤薄。詳《家人》之《否》。

      隨。瞻白用弦,駑孱恐怯。任力墮劣,如猬見鵲。偃視恐伏,不敢拒格?;ゴ罂?,故曰恐怯,故曰猬。震為鵲,巽伏,故曰偃。巽為弦、為白,然首句恐有訛字?!鹩?,宋元本作因。按:兌為月,兌月上弦,白或為月之訛。

      蠱。瘡痍多病,宋公危殆。吳子巢門,隕命失所。艮為節,故曰瘡痍。艮為宋,震為公,巽為病,正反巽,故曰多病、曰危殆。宋襄公戰泓傷股,震為吳、為子,艮為巢、為門,巽為命、為隕落,故曰隕命。詳《巽》之《鼎》?!痣E,各本皆作無,依《小過》之《睽》校。

      臨。東山西岳,會合俱食。百喜送從,以成恩福。伏艮為山岳,震東,兌西,故曰東山西岳。兌為食,坤為會、為百,震為喜福?!鸢傧?,汲古作為吳,送從作從送,依宋元本。

      觀。舞非其處,失節多悔,不合我意。巽進退,故曰舞。舞在山上,故曰非其處。艮為節,坤為亡,故曰失節。坤為悔、為意。

      噬嗑。南循汝水,伐樹斬枝。過時不遇,惄如周饑。離為南,互坎,故曰汝水。震為樹,二至四互艮,艮為刀劒,故曰斬枝?!对姟ぶ苣稀纷癖巳陦?,伐其條枚;未見君子,惄如調饑。艮為時,坎為伏,故不遇。惄,思也,憂也??蚕笠?。離虛,故曰饑。周,《毛詩》作調,《傳》云朝也。丁晏云:周,《釋文》作輖,周即輖之省文。按:震為周、為旦,是焦詩與毛異文,猶韓詩惄作溺也?!鸬谒木鋹┰咀??,周作旦,依宋本、汲古。

      賁。公孫駕驪,載游東齊。延陵說產,遺季紵衣。詳《艮》之《未濟》?!鸺?,宋元本作我,依汲古。

      剝。乘輿八百,以明文德。踐土葵丘,齊晉受福。詳《剝》之《同人》。

      復。雄處弱水,雌在海濱。別離將食,悲哀于心。詳《剝》之《同人》。

      無妄。結網得鮮,受福安坐,終無患禍。巽為繩,故曰結網。巽為魚,故曰得鮮。乾為福,艮為坐。

      大畜。秋南春北,隨時休息。處和履中,安無憂兇。兌為秋,震為春,乾南,坤北,艮為時,艮止,故曰休息。兌悅,故曰和。震足,故曰履。坤為憂兇,坤伏,故無?!鸢矡o,汲古作無有,依宋元本。

      頤。啟戶開門,巡狩釋冤。夏臺羑里,湯文悅喜。坤為門戶,震為啟、為巡狩,坤為憂、為冤,震解,故曰釋冤。艮為臺,納丙,故曰夏臺。坤為里,震為帝,故曰湯文悅喜?!鹆h,宋元本作牖。

      大過。符左契右,相與合齒。乾坤利貞,乳生六子。長大成就,風言如母。詳《大畜》之《未濟》。大過通頤。艮節震符,震為左,兌為右,故曰符左契右。兌為齒,正反兌,故曰合齒。大過為亥月卦,坤與乾相遇于亥,陰牝陽,故曰乾坤利貞。艮為乳,震為生,為子,乾數六,故曰六子。巽為風,震為言,巽亦為母,故曰如母?!独ぁど狭俘垜鹩谝?,其血玄黃。即林所言之義,詳《焦氏易詁》。

      坎。饑蠶作室,絲多亂緒,端不可得。詳《豫》之《同人》。

      離。東壁余光,數暗不明。主母嫉妬,亂我事業。詳《謙》之《屯》。

      咸。白茅縮酒,靈巫拜禱。神嗜飲食,使君壽考。詳《小畜》之《坎》??s,元本作醴,汲古作??,依宋本。

      恒。范公陶朱,巧賈貨資。東之營丘,易字子皮。抱珠載金,多得利歸。巽為蟲,故曰范。震為公,乾為大赤,伏艮火,故曰陶朱。巽為利、為商賈,故曰巧賈貨資。震為東,伏艮,故曰營丘。坤為字、艮為皮,震為子,坤艮皆伏,故曰易字子皮,言陶朱公范蠡后適齊,改名曰鴟夷子皮,隱居貿易也。事見《史記》。震為珠,艮為金,艮手,故曰抱珠。震車,故曰載金。巽為利,震為歸?!鹬?,宋元本作夷,依汲古。營,汲古訛榮,依宋元本。

      遯。三羖五牂,相隨俱行。迷入空澤,循谷直北。經涉六駁,為所傷賊。詳《同人》之《蒙》。汲古澤下多經涉虎廬,賊下多死于牙腹二句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大壯。雄鵠延頸,欲飛入關。雨師灑道,瀸我袍裘。車重難遷,侍者稽首。震為鵠、為飛,伏艮為關,兌為雨,震為道,故曰雨師灑道。乾為衣,故曰袍裘。坤為車、為重,艮止,故難遷。艮為斯役,故曰侍者。艮為首,艮止,故曰稽首。末二句皆伏象?!鹗?,宋元本作上,依汲古。

      晉。中年蒙慶,今歲受福。必有所得,榮寵受祿?;タ矠橹?,坤為年歲,艮為榮,伏乾為福祿?!饘?,依宋元本,汲古無此句。局本寵作慶。

      明夷。祿如周公,建國洛東,父子俱封。詳《革》之《明夷》。

      家人。安牀厚褥,不得久宿。棄我嘉?,困于東國。投杼之憂,不成災福。詳《家人》之《睽》。災福,汲古作禍災,不韻,依宋元本。

      睽。蓄積有余,糞土不居。汲古多利有所得四字,依宋元本。

      蹇。心愿所喜,乃今逢時。得我利福,不離兵革??矠樾脑?,艮為時、為兵革。

      解。目不可合,憂來搔足。怵惕危懼,去其邦族。詳《萃》之《睽》。

      損。福德之土,歡悅日喜。夷吾相桓,三歸為臣,賞流子孫。震為福德、為上、為歡悅,艮為桓?;?,木表也,言管仲相齊桓公也。艮為臺、為臣,故曰三歸為臣。震為歸,數三,三歸亦震象?!墩撜Z》曰管氏有三歸,官事不攝焉得儉,朱注:三歸,臺名,后儒不知朱注本《說苑》,頗訝與古注異,今易林以艮為三歸,是亦以三歸為臺也。

      益。夏姬附耳,心聽悅喜,利以博取。巽為夏,震為姬,伏兌為耳,坤為心,震為喜,巽為利?!鹉┚浼彻抛骼蟛┤?,茲以字從宋元本。博,從汲古。

      夬。叔迎伯兄,遇巷在陽。君子季姬,并坐鼓簧。此用兌象。伏艮為叔,伏震為伯兄,艮震相對,故曰迎。艮為君子,兌為季姬,重兌,故曰并坐。震為鼓簧?!鸩?,宋元本、汲古皆作兄弟,依《咸》之《震》校。巷,宋元本作恭,仍不愜,恐有訛字?!对姟で仫L》既見君子,并坐鼓簧。

      姤。徙巢去家,南遇白烏。東西受福,與喜相得。此仍用兌象。伏艮為巢、為家。伏震為南,艮為烏,互巽,故曰白烏。震為東、為喜福,兌為西?!馂?,元本作鳥,非,依宋本。汲古烏與家為韻。家,音姑。

      萃。舜登大禹,石夷之野。徵詣王庭,拜治水土。詳《乾》之《中孚》。王庭,宋元本作玉闕,依汲古。

      升。江河淮海,天之都市。商人受福,國家富有。坤為江河淮海、為都,巽為市,伏乾,故曰天之都市。震為商人、為福,坤為國家、為富有。

      困。隱隱填填,火燒山根。不潤我鄰,獨不蒙恩。詳《賁》之《蹇》。填填,汲古作煩煩,不作下,依宋元本。

      井。闇昧不明,耳聾不聰。陷入深淵,滅頂憂兇。詳《巽》之《小畜》。頂,元本作傾,依宋本、汲古。

      革。鳥鳴喈喈,天火降下。燔我館舍,災及妃后。詳《屯》之《晉》。譆譆,宋元、汲古本皆作喈喈。喈,音稽。譆同喜,疑喈喈與嘻嘻通用。焦即作喈,不必定為訛字也。

      鼎。十雞百雛,常與母俱。抱雞捕虎,誰肯為侶。詳《旅》之《夬》。雞與第四句皆依校,各本皆作雉,皆作誰敢難者,均非。

      震。營城洛邑,周公所作。世建三十,年厯八百。福佑盤結,堅固不落。詳《井》之《升》。盤結,宋元本作盟執,依汲古。

      艮。三人俱行,別離將食。一身五心,反覆迷惑。詳《坤》之《賁》。

      漸。三虎搏狼,力不相當。如鷹格雉,一擊破亡。艮為虎狼,納丙,故曰三虎搏狼。艮為鷹,離為雉。格,敵也?!妒酚洝垉x傳》驅羣羊攻猛虎,不格明矣,注:格,敵也??矠槠?,艮為擊?!鸬谌湓咀魅顼酊椄?,則格宜訓為鬬,《國語》谷洛鬬。韋昭曰:二水格雉鷹,格即雉,鷹鬬也,亦可從。擊,宋元本作發,依汲古。

      歸妹。養虎畜狼,還自賊傷。無事招禍,自取災殃。詳《井》之《蠱》。宋元、汲古下二句皆作年歲息長,疾君拜禱,雖危不兇,與上文意不屬,定為由他林竄入,故依《井》之《蠱》校。

      豐。后時失利,不得所欲。

      旅。雉兔之東,以野為場。見鷹驚走,死于谷口。離為雉,伏震為兔、為東,艮為野、為場。兌為見,艮為鷹,伏震,故曰見鷹驚走。兌毀,故曰死。兌為口,艮為谷?!鹨皥?,宋元本作理傷,依汲古。驚,汲古作奔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巽。秋蛇向穴,不失其節。夫人姜氏,自齊復入。詳《臨》之《損》。

      渙。鳥鳴葭端,一呼三顛。搖動東西,?;瓴话?。詳《復》之《井》。

      節。命夭不遂,死多鬼祟。妻子啼喑,早失其雄。伏巽為命,兌毀,故曰死??矠楣?,兌為妻,震為子,兌口為啼。啼失聲曰喑??彩?,故曰啼喑。震為雄?!鸸?,汲古作為,依宋元本。

      中孚。茆屋結席,崇我文德。三辰旗旗,家受其福。巽為茆,互艮,故曰茆屋?;フ馂橄?,巽為結,艮為崇、為我,震為德,故曰崇我文德。震為旗、為辰,數三,故曰三辰。艮為家,震為福,故曰家受其福?!鹌?,汲古作行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小過。羅網四張,鳥無所翔。征伐困極,饑窮不食。巽為繩,故曰羅網。震為張,卦數四,故曰四張。艮為鳥,止于網下,故曰鳥無所翔。震為征伐,互大坎為勞,故曰困極。伏大離,離虛,故曰饑。兌為食,艮止,故不食?!鹚?,汲古作一,所亦作一,茲依宋元本。

      既濟。天成地安,積石為山。潤洽萬里,人賴其歡。乾坤爻皆當位,故曰天成地安。三半艮,故曰積石為山??矠闈櫱?,半震為歡?!鹗拙渌卧咀魈斐堑匕?,茲依汲古。汲古洽訛給。又按:此林似用兌象。

      未濟。銅人鐵柱,暴露勞苦。終月卒歲,無有休止。此用兌象。伏艮為銅鐵、為柱,伏坎為勞苦。艮為終、為時,故曰終月卒歲。艮為休止,艮伏,故曰無。

      渙之第五十九

      渙。望幸不到,文章未就。王子逐兔,犬踦不得。詳《謙》之《既濟》。王,汲古作羊,非,依元本。

      乾。獃風阻越,車馳揭揭。棄古追思,失其和節,憂心惙惙。詳《需》之《小過》。第三句汲古作棄名追亡,元本作棄古退思,茲依宋本。又揭揭,汲古訛竭竭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坤。蛇得澤草,不憂危殆。此用渙象。巽為蛇,震為草,草在坎中,故曰澤草??矠槲4?,震解,故不危。

      屯。兩犬爭鬬,股瘡無處。不成仇讐,行解卻去?;ヴ逓槿?,正反艮,故曰兩犬爭斗。艮為節、為瘡,巽為股,巽伏,故曰股瘡無處??矠槌?,巽為隙,震解,巽伏,故曰不仇、曰解隙?!饏s,同隙,宋元本作邪,汲古作卻,依局本。

      蒙。因禍受福,喜盈其室,求事皆得。坤為禍,震為福喜,艮為室,坤多,故曰喜盈其室。

      需。江有寶珠,海多大魚。亟行疾去,可以得財。乾為江河、為玉,故曰寶珠。伏坤為海、為魚、為疾、為財?!鹩?,宋元本作多,亟疾作疾亟,依汲古。

      訟。三牛生狗,以戌為母。荊夷上侵,姬伯出走。詳《坤》之《震》。三牛,宋元本作三年,依汲古。

      師。安息康居,異國穹廬。非君習俗,使伯憂惑。詳《蒙》之《比》。末句宋元本作使伯心憂,茲依汲古?;笈c俗韻,憂不協。

      比。行觸天罡,馬死車傷。身無聊賴,困窮乏糧?!秴⑼酢范掠芸R于卯,麥生,天罡據西。注:天罡,即北斗。睽之漸曰:魁罡所當,初為敗殃,是天罡所指之處亡也。艮為星,故曰天罡。艮卦數七,北斗七星,象尤切也。坤為車馬、為死傷、為身、為窮乏,震為糧,震覆,故曰乏糧?!痤?,汲古訛綱,局本又訛網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小畜。裸裎逐狐,為人觀笑。牝雞司晨,主母亂門。詳《大有》之《咸》。母,元本作作,非。

      履。為季求婦,家在東海。水長無船,不見所歡。詳《屯》之《蹇》。

      泰。男女合室,二姓同食?;橐隹自?,宜我多孫。乾男坤女,伏艮為室,乾坤交,故曰合室。坤為姓,兌為食,兌卦數二,故曰二姓同食。震為嫁,故曰婚姻。伏艮為孫?!鹉┚湓咀饕耸椅壹?,茲依宋本、汲古。

      否。太微帝室,黃帝所直。藩屏周衛,不可得入。常安長在,終無禍患。太微,即紫微?!妒酚洝ぬ旃贂分袑m天極星,其一明者,太一常居也。注云:紫微大帝室,太微帝室者,言紫微垣為天帝之中宮也?!短旃贂酚衷疲禾钚侵醒胪?,主季夏日戊己,黃帝主德。茲曰黃帝所直。黃帝,即軒轅星,言黃帝直中宮。中宮,即中央。藩屏周衛者,《天官書》太一旁三星三公,后句四星未大星正妃余三星后宮之屬環之,匡衛十二星藩臣皆曰紫宮,言各星藩衛太微,周環紫宮,故曰不可入也。否互艮為星,而與乾連,乾為帝,艮為室,故曰帝室。坤為黃、為直,故曰黃帝所直。艮為屏藩、為衛,艮堅,故不得入?!痖L在,宋元本作常存,茲依汲古。

      同人。齰金觀市,欲買騮子?;蹈`發,盜我黃寶。乾為金,互巽為市,下離,故曰觀市。乾為馬,伏震為子,故曰騮子。巽為盜、為偷竊,離為黃,乾為金玉,故曰黃寶。

      大有。三人俱行,欲歸故鄉。望邑入門,拜見家親。此用渙象。震為人,數三,故曰三人。震為行、為歸,艮為鄉邑、為門、為拜、為家、為觀,故曰望?!鹑?,汲古作思,依宋元本。親,宋元本作歡,依汲古。

      謙。娶于姜呂,駕迎新婦。少齊在門,夫子悅喜。詳《否》之《渙》。

      豫。伯仲旅行,南求大牂。長孟病足,倩季負糧。柳下之寶,不失我邦。震為伯,坎為仲、為眾,故曰旅行。旅,眾也。震為南,艮為求,伏兌為羊,故曰大牂。震為長、為孟、為足,互坎,故曰病足?!都艺Z》叔梁紇施氏生九女,其妾生孟皮,孟皮病足。長孟即謂孟皮也。艮為季、為負,伏巽為糧,故曰負糧。季,季路也?!都艺Z》子路為親負米百里之外。震為柳,坤下,故曰柳下。艮為邦。事詳《同人》之《豐》?!痖L孟,汲古作孟長,依宋元本。寶,各本皆作貞,依《同人》之《豐》校。我邦,宋元本作驪黃。獨汲古存其真,于事實皆切。糧,各本皆作囊,獨汲古《革》之《恒》作糧,故依校。

      隨。潔身白齒,衰老復起。多孫眾子,宜利姑舅。艮為身,兌為齒,巽白,故曰潔身白齒。艮為壽,故曰衰老。下卦艮覆為震,故曰衰老復起。艮為孫,震為子,巽為姑,震為舅。

      蠱。獨宿憎夜,嫫母畏晝。平王逐建,荊子憂懼。巽為寡,巽伏,故曰獨宿?;ゴ罂矠橐?、為憎,巽為母,兌魯,故曰嫫母?;ゴ箅x,故曰畏晝??矠槠?,震為王、為逐、為建,言楚平王逐太子建也。震為子、為草莽,故曰荊子?!鹪?,與下畏對文,汲古作深,雖與大坎象切,于文終不適,故依宋元本。獨宿無耦,故憎夜長;嫫母貌丑,故畏晝見。

      臨。追亡逐北,至山而得。稚叔相呼,反其室廬。依《需》之《渙》校。各本下三句皆作呼還幼叔,至山而得,復歸其室。

      觀。鳥飛無翼,兔走折足。雖欲會同,未見其功。震為翼、為足、為兔,震覆,故無翼,故折足。艮為鳥。由此證《明夷》初爻之垂其翼,以六四震為翼,諸家以離為翼,皆非?!鹨娖?,宋元本作得毉,茲依汲古。

      噬嗑。抱空握虗,鴞驚我雛,利去不來。詳《離》之《家人》。去來,汲古作出成,依宋元本。

      賁。山作大池,陸地為海。艮為山、為陸地,坎為池、為海,汲古多各得其所四字,宋元本無。大,宋元本作天,依汲古。

      剝。為虎所嚙,泰山之陽。眾多從者,莫敢救藏。艮為虎,伏兌為嚙,艮為山,納丙,故曰山陽。坤為眾多,丁云事見檀弓。按:檀弓記孔子過泰山,謂苛政猛于虎,于此亦不甚合。

      復。逶迤四牡,思歸念母。王事靡眞,不得安處。詳《旅》之《漸》。

      無妄。獼猴所言,語無成全。誤我白馬,使乾口來。艮為獼猴,震言,乾馬,巽色白,故曰白馬。震為口,艮火,故曰乾口。

      大畜。飛不遠去,卑斯內侍,祿養豐富。詳《豐》之《渙》。斯,汲古作廝,非。

      頤。大尾細要,重不可搖。陰權制國,平子逐昭。艮為尾,震為大,故曰大尾??矠檠?,今中爻皆陰,故曰細腰?!肚f子》細要者化。謂蜂也。坤為重,震為搖,艮止,故不可搖。坤為國,伏巽為權,故曰陰權制國。坤為平,震為子、為逐,震為光明,故曰平子逐昭?!鹨?,汲古作??,非,依宋元本。西漢時??多作要,故知要為本字,??是后人所改。

      大過。旦生夕死,名曰嬰鬼,不可得祀。詳《小畜》之《升》。祀,宋元本訛視,依汲古。

      坎。子畏于匡,困于陳蔡。明德不危,竟免厄害??矠槲?,艮邑,故曰匡??矠槔?,震為陳、為蔡、為德,艮為光明,故曰明德??矠槔Ф?,震解,故曰危?!鸲?,元本作危,非,依汲古。

      離。畏昏潛處,候時昭朗。卒逢白日,為世榮主。詳前。昭朗,元本作朗昭,依汲古。

      咸。白鳥銜鉺,鳴呼其子。旋枝張翅,來從其母。詳《晉》之《震》。旋枝,宋元本作旋翼,依汲古。

      恒。宮商角徵,五音和起。君臣父子,弟順有序。唐虞龍德,國無災咎。伏坤,故曰宮。兌秋,故曰商。巽居巳,故屬夏。樂書徴配夏,《月令》孟春之月,其音角,故震為角。宮商角徴,皆卦象也。震為音,巽卦數五,故曰五音。震為君,伏艮為臣,乾父震子,故曰君臣父子。巽順,故曰悌。震為帝,故曰唐虞。伏坤為國。

      遯。季姬踟躕,望孟城隅。終日至暮,不見齊候。詳《同人》之《隨》。

      大壯。鬼哭于社,悲商無后。甲子昧爽,殷人絕祀。詳《大過》之《坤》。

      晉。天之所予,福祿常在,不憂危殆。詳《小畜》之《遯》。之,宋元本作子,依汲古。

      明夷。比目四翼,相恃為福。姜氏季女,與君合德。離為目,坤偶,故曰比目。震為翼,卦數四,故曰四翼、為福。伏巽為姜,坎為合,震為君、為德,《左傳·桓九年》紀季姜歸于京師,為桓王后。

      家人。翕翕??,稍崩墮顛。滅其令名,長沒不全。詳《泰》之《謙》。

      睽。折若蔽目,不見稚叔。三足孤烏,遠去家室。詳《師》之《蒙》。若,汲古作葉,稚作雉,孤烏作飛鳥,均依宋元本。此用渙象。

      蹇。羊腸九縈,相推稍前。止須王孫,乃能上天。詳《履》之《師》。

      解。坤厚地德,蔗物蕃息。平康正直,以綏大福。詳《泰》之《解》。

      損。有莘外野,不逢堯主。復歸窮處,心勞志苦。震為莘。莘,草名也。坤為野,震為主、為帝,故曰堯主。震為歸,坤為心志、為勞苦。鯀取有莘氏女,本在野之人,后堯用以治水。倘鯀不逢堯,則窮老于有莘之野耳?!饸w,宋元本作居,依汲古。

      益。咠長景行,來觀柘桑。土伯有喜,都叔允藏。咠為邑之訛字,《禮·檀弓》以吾為邑長于斯也。震為長、為行、為柘桑,艮為觀,故曰來觀柘桑,言邑長出巡也。震為伯,互坤,故曰土伯。土伯,即周禮地官之土訓,土訓掌辨地物而原其生。震樂,故曰有喜。坤為都,艮為叔,故曰都叔。都叔,蓋都士都則之屬?!饏?,音緝。篆書作●,而邑篆作●,形近,故邑訛為咠。宋元本作胷,依汲古。士,宋元本作上,汲古作止,依局本。

      夬。周師伐紂,戰于牧野。甲子平旦,天下大喜。詳《謙》之《噬嗑》。戰,宋元本作勝,依汲古。大,依宋元本,汲古作喜悅。

      姤。踰江求橘,并得大栗。烹羊食豕,飲酒歌笑。乾為木果,故曰橘、曰栗。乾為河、為江、為大,故曰大栗。伏震為羊,巽為豕,震為歌笑?!瘐?,宋元本作炙,依汲古。酒,汲古作食,依宋元本。

      萃。敝笱在梁,魴逸不禁。漁父勞苦,焦喉乾口,虛空無有。第四句宋元本作筐筥乾口,汲古作口焦喉乾,茲依《遯》之《大過》校。

      升。生有陰孽,制家非陽。逐送還牀,張氏易公。憂禍重兇。送,汲古作受,牀作作,公作休,均依宋元本。禍,元本作福,依宋本、汲古。然仍有訛字,故義皆不能通。

      困。絕域異路,多有畏惡。使我驚懼,思吾故處。詳《漸》之《無妄》。思吾,依校,各本皆作思我。

      井。迷行失道,不得牛馬。百賈逃亡,市空無有??矠槭?、為隱伏,故曰迷行失道。伏震為行、為道也。艮為牛,震為馬,艮震伏,故不得。巽為市賈,離虛,故曰空?!鹋qR,汲古作馬牛,依宋元本。

      革。雌鷟生雛,神異興起。乘云龍騰,民戴為父。通《蒙》。艮為鷟,震為生、為雛、為神、為起。坤為云,震為龍、為乘、為騰、為父,坤為民,艮為戴?!瘊|,宋本、汲古皆作鹡,茲依元本。乘,宋元本訛束,依汲古。

      鼎。曡曡累累,如岐之室。畜一息十,古公治邑。詳《恒》之《小過》?!饡?,宋元本作壘,治作始,均依汲古。

      震。瘡瘍疥瘙,孝婦不省。君多疣贅,四牧作去?;ヴ薅喙?,故曰瘡瘍疥瘙。瘙,亦瘡也。巽為婦,巽順,故曰孝婦。巽伏,故曰不省。艮為疣贅,震君,故曰君多疣贅。震為馬,卦數四,故曰四牧。震往,故曰去?!痧?,宋元本作搔,非,依汲古。牧去,汲古作時災,不協,依宋元本。

      艮。羊頭兔足,羸瘦少肉。漏囊敗栗,利無所得。詳《剝》之《恒》。

      漸。孽蔑徙靡,空無誰是。言季不明,樂減少解。字既多訛,義都未解。孽徒,宋元本作孽從,不作子,亦未知孰是。

      歸妹。妹為貌慹,敗君正色。作事不成,自為心賊。震為嫁,兌為妹。伏艮為須,以女而有須,故曰貌慹?!肚f子·田子方》老聃新沐,被發而乾慹,然似非人。慹,音慴,言可怖也??矠槲窇?,故曰慹。震為君,兌毀,故曰敗、曰不成。艮為成,艮伏,故不成??矠樾?、為賊?!饝e,宋元本、汲古均作熟,局本作熱,蓋由慹訛為熱,又由熱訛熟,茲依局本。又為貌汲古作貌親,是又因熟字而妄改,局本熱字即是慹字,而微異耳。

      豐。四馬共轅,東上太山。騢驪同力,無有重難,與君笑言。詳《剝》之《解》。

      旅。陰變為陽,女化作男。治道得通,君臣相承。詳《比》之《離》。渙之旅中四爻艮為兌,震為巽,亦巽為震,故曰女化男?!蹲髠鳌氛鹬x,亦離之震是其例也。君臣相承者,言陽為君,陰為臣,卦形上一陰承一陽,下二陰承二陽也?!鹱?,汲古作為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巽。南國少子,材略美好。求我長女,賤薄不與。反得丑惡,后乃大悔。詳《比》之《漸》。

      兌。昭公失常,季氏???。遜齊處野,喪其寵光。詳《遯》之《蠱》。

      飾。文山紫芝,雍梁朱草。生長和氣,王以為寶。公尸侑食,福祿來處。詳《同人》之《剝》。

      中孚。牽羊不前,與心戾旋。聞言不信,誤紿丈人。兌羊,艮手,故曰牽羊。艮止,故曰不前。兌為耳,中爻正反震,故曰聞言不信、曰誤紿丈人。震為丈人。

      小過。東山西山,各自止安。心雖相望,竟未同堂。詳《姤》之《坤》。艮為望、為堂,正反艮,故曰相望、曰未同堂。

      既濟。鹿求其子,虎廬之里。唐伯李耳,貪不我許。詳《隨》之《否》。

      未濟。三虎上山,更相喧喚。心志不親,如仇與怨。詳《姤》之《小過》。首二句用半象。

      節之第六十

      節。海為水王,聰圣且明。百流歸德,無有叛逆,常饒優足。詳《蒙》之《乾》。汲古下多不利攻玉,所求弗得二句,注云疑衍,今從宋元本。

      乾?;⒈?,慎戒外憂。上下俱搔,士民無聊。此用《節》象。艮為虎豹,震怒??矠閼n,艮為上,震為下、為士,坎為民。

      坤。探穴得雛,鳩鵲俱來,使我心憂。此仍用《節》象。艮為巢,艮手,故曰探巢。震為鵲、為雛??矠樾膽n。

      屯。日望一食,??植蛔?,祿命寡薄。艮為日、為望,震為食,坤虗,故不足。乾為祿,巽為命,坤為寡,坎為薄,乾巽伏,故曰祿命寡薄。

      蒙。良馬疾走,千里一宿。逃難它鄉,誰能追復。震為馬、為走,下坎,故曰疾走。坤為千里、為宿,坎數一,故曰一宿??矠殡y,坤為鄉、為蛇,故曰它鄉。它蛇同字,它鄉有毒,故不能追復。震為追、為歸,故曰追復?!鹛与y,汲古作離逃,茲依宋元本。

      需。鵲巢鳩成,上下不親。外內乖畔,子走失愿?;ルx為巢、為鳩,《詩》維鵲有巢,維鳩居之。鵲巢鳩成者,言鵲營巢成,為鳩居也??菜韵?,乾陽上升,故曰不親?!瘌F成,宋元本作鳥城,汲古作鳩城,茲從局本。外內,汲古作內外,依宋元本。失愿,宋元本作矢頑,依汲古。

      訟。云龍集會,征討西戎。招邊定眾,誰敢當鋒??苍?,乾龍,坎為積,故曰集會。伏震為征討,坤為戎,坎為西,故曰西戎。坤為邊、為眾,坤安,故曰定??矠槭?,故曰鋒。

      師。春多膏澤,夏潤優渥。稼穡成熟,畝獲百斛。詳《臨》之《明夷》。

      比。僮妾獨宿,長女未室,利無所得。詳《豫》之《益》。

      小畜。四野不安,東西為患。退身止足,無出邦域。乃得全完,賴其生福。詳《大有》之《睽》。野,宋元本作亂。第三句宋元本作退止我足,茲依汲古。

      履。長寧履福,安我百國。嘉賓上堂,與季同牀。通《謙》。震為履、為福,坤為安、為百國,故曰安我百國。震為賓,艮為堂、為季、為牀?!鹇母?,宋元本作理福,依汲古。

      泰。騏驥綠耳,章明造父。伯夙奏獻,衰續厥緒。佐文成霸,為晉元輔。詳《革》之《夬》。驥綠,宋元本作驎騤。伯夙奏獻,宋元本作伯夙成季,汲古作夙伯奏獻。宋元無第四句。第五句作共成霸功,茲依汲古。奏,進也,言進仕獻公也。只伯夙依宋元。

      否。張陳嘉謨,贊成漢都。主歡民喜,其樂休休。伏震為張、為陳、為嘉,坤為謀、為都、為水,故曰漢都。坤為民,震為主、為歡樂,言張良陳平主張都關中也。

      同人。大面長頭,來解君憂。乾為頭,互巽,故曰長頭?!鸺彻畔露噙z吾福善,與我嘉惠二句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大有。畏昏不行,待旦昭明。燎獵受福,老賴其慶。詳《夬》之《損》。

      謙。伯去我東,首髪如蓬。長夜不寐,輾轉空牀。內懷惆悵,憂摧肝腸。詳《姤》之《遯》。宋元本無下二句,第四句作憂系心胸,茲依汲古。

      豫。朽條腐索,不堪施用。安靜候時,以待親知。伏巽為索、為腐,故曰朽條腐索。艮為時,坤為安,艮止,故曰候時。

      隨。比目四翼,相倚為福。姜氏季女,與君合德。詳《渙》之《明夷》。女,宋元本作氏,非,依汲古。

      蠱。履階升墀,高登崔嵬。福祿洋溢,依天之威。艮為階墀,震為履、為登,巽為高。震為福祿。艮為天。

      臨。奢淫吝嗇,神所不福。靈只憑怒,鬼瞰其室。坤多,故曰奢。坤閉,故曰吝嗇。震為神、為福、為靈只、為怒。坤為鬼,伏艮為室、為觀,故曰鬼瞰其室?!鹆?,宋元本作愛,瞰作障。靈只,元本作只靈,均依汲古。

      觀。大步上車,南到喜家。送我狐裘,與福載來。伏震為步,坤為車,震為南、為喜,坤為家、為狐?!鹕?,宋元本作小,狐作豹,茲依汲古。

      噬嗑。南行西步,失次后舍。乾候野井,昭公失居。與彼作期,不覺至夜。震為東,坎為西,震為后,艮為舍,坎失,故曰失次后舍。震為諸侯,上離,故曰乾候??矠榫?,艮為野,故曰野井。震為公,上離,故曰昭公??矠橐?,言照公為季氏所逐,次于乾候野井也?!鹕?,汲古訛含,依宋元本。彼,元本作陂,覺作真,依宋本、汲古。三四與五六兩句宋元本倒置,不協,依汲古。

      賁。喜樂踴躍,來迎名家。鵲巢百兩,以成嘉福。震為踴躍、為樂。艮為名、為家,故曰名家。震為鵲,艮為巢,震為車,故曰百兩?!对姟ぶ苣稀肪S鵲有巢,維鳩居之。之子于歸,百兩御之。艮為成,震為嘉福?!疔x,宋元本作拚。名家,汲古作歡客,依宋元本。宋元本第四句作獲利養福,均依汲古,惟汲古下多多獲利益四字,茲從宋元本刪。名家與大家同,與福亦協。

      剝。非理所求,誰敢相與。往來不獲,徒勞道路。艮為求,坤為理,艮止,故不與。艮為道路,離虗,故不獲而徒勞也。坤役萬物,故亦曰勞?!鹚?,宋元本作后來,依汲古。

      復。北虜匈奴,數侵邊境。左衽為長,國猶未慶。坤為北、為夷,故曰匈奴。坤為境,震為侵、為左、為衽、為長,坤為國。末句疑有訛字。

      無妄??癫灰岳?,伐乃無名??v獲臣子,伯功不成。震為征伐、為子、為伯,艮為臣、為拘系,故曰獲?!鸺彻抛鳌袄m事康域,針折不成。嬰兒短舌,說辭無名”,茲依宋元本。

      大畜。景星照堂,麟游鳳翔。仁施大行,頌聲作興。詳《豫》之《節》。

      頤。文明之世,銷鋒鑄耜。以道順民,百王不易。坤為世、為文,艮為明,故曰文明之世。艮為鋒、為耜,艮火,故曰銷鋒鑄耜。坤為民、為順,震為大涂,故曰以道順民。震為王,坤為百,艮止,故不易?!瘃?,宋元本作鏑,依汲古。民,汲古作昌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大過。鳥飛無羽,雞鬬折距。徒自長嗟,誰肯為侶。震為鳥、為飛,巽寡髪,故曰無羽。巽為雞,震為距,震伏不見,故曰折距。巽為長,兌口為嘆。巽寡,故無侶。

      坎。羣隊虎狼,嚙彼牛羊。道路不通,妨農害商?;ヴ逓榛⒗?,正反艮,故曰羣隊。伏兌為嚙,離為牛,兌為羊。震為道路,坎塞,故不通。震為商旅,坎為害。

      離。商伯沈酒,庶兄奔走。淫女蕩夫,仁德并孤。伏震為商、為伯,坎為酒,故曰商伯沈酒。震為兄,坎為眾,故曰庶兄。庶,眾也。震為奔走,言商紂沈湎于酒,庶兄微子抱祭器奔周也。兌為媚,正反兌,故曰淫女,謂妲己也。伏坎為未,坎水,故曰蕩夫,謂紂也。震為仁德,坎為孤。

      咸。三貍搏鼠,遮遏前后。當此之時,不能脫走。通《損》。震為貍,數三,故曰三貍。艮為鼠,故曰三貍搏鼠。艮為前,震為后,二至上正反艮,艮止,故曰遮遏前后,不能脫走。

      恒。陶叔孔圉,不處亂國。初雖未萌,后受慶福。陶叔,謂陶朱公,去越適齊,以避勾踐??奏鑫丛?。按:《史記·孔子世家》孔防叔畏華氏之亂,奔魯。疑圉或防叔之名。恒通益。艮為叔,艮火,故曰陶叔。震為孔,艮止,故曰孔圉。坤為國、為亂,震為福慶、為后。萌疑為明字。

      遯。奮翅鼓翼,耾翔外國。逍遙北域,不入溫室。伏震為翼,坤為國、為北。本卦艮為室,艮火,故曰溫室。

      大壯。德音孔博,升在王室。八極蒙佑,受其福祿。震為德、為音、為孔、為升、為王,伏艮為室,伏坤數八,故曰八極蒙佑。乾為福祿。

      晉。當變立權,摘解患難。渙然冰釋,大國以安。詳《升》之《震》。渙,宋元本作霍,依汲古。

      明夷。羽動角,甘雨續。草木茂,年歲熟??矠槎?,故曰羽?!对铝睢范缕湟粲?。震為春,故曰角?!对铝睢反涸缕湟艚?。羽動角者,言羽音發動,以后角音繼之,至春而有甘雨也??矠橛?,震為草木,坤為年歲,三字句。

      家人。天所佑助,福來禍去,君王何憂。此用節象。艮為天,震為福,在內,故曰福來??矠榈?,在外,故曰禍去。震為君王,坎為憂,禍去,故不憂。

      睽。方喙宣口,圣智仁厚。釋解倒懸,唐國大安。詳《小畜》之《噬嗑》。

      蹇。葛藟蒙棘,華不得實。讒佞亂政,使恩壅塞。詳《師》之《中孚》。華,元本作棘,從宋本、汲古。

      解?;誓付喽?,字養孝孫。脫于襁褓,成就為君。褓,元本作抱,依宋本、汲古。

      損。積冰不溫,北陸苦寒。露宿多風,君子傷心。詳《睽》之《巽》。首句汲古作積冰下濕,依宋本。

      益。伯夷叔齊,貞廉之師。以德防患,憂禍不存。詳《革》之《否》。禍,元本作福,存作兇,茲依宋本、汲古。

      夬。一雌三雄,子不知公。亂我族類,使吾心憒。此用《節》象。下兌為一雌,上坎互艮震為三雄,震為子、為公,坎隱,故不知??矠樾??!鹬?,汲古作得,依宋元本。憒,宋元本作憤,依汲古。

      姤。主安多福,天祿所伏。居之寵昌,君子有光。詳《剝》之《觀》。

      萃。千歲槐根,身多斧瘢。樹維枯屈,枝葉不出。詳《家人》之《乾》。

      升。周師伐紂,勝殷牧野。甲子平旦,天下大喜。詳《謙》之《噬嗑》。

      困。日走月步,趨不同舍。夫妻反目,主君失禮。詳《小畜》之《同人》。

      井。宣髪龍叔,為王主國。安土成稷,天下蒙福。巽為髪、為白,故曰宣髪。宣,明也?!墩f卦》巽為寡髪,《釋文》云本又作宣,黑白雜為宣髪,易林遇巽多謂禿,是讀為寡,茲曰宣是兼讀也。伏震為龍,艮為叔,故曰龍叔。震為王、為主,艮為國、為土、為稷,言筑土立稷以祭也?!蹲髠鳌ふ讯拍辍饭补な嫌凶釉还待?,為后土,后土為社;又曰有烈山氏之子曰柱為稷,自夏以上祀之,周棄亦為稷,自商以來祀之,龍叔即勾龍,言勾龍為社稷神,筑土為壇祀之,而天下蒙福也。艮為天,震為福?!鹗拙浼彻抛餍麆诰土?,依宋元本。

      革。諷德誦功,美周盛隆。奭旦輔成,光濟沖人。詳《明夷》之《蒙》。

      鼎。三夜不寢,憂來益甚。戒以危懼,棄其安居。通《屯》。坤為夜,震數三,故曰三夜。坤為寢,震動,故不寢??矠閼n懼、為險,故曰棄其安居?!饘?,元本作寐,其作去,茲依宋本、汲古。

      震。思愿所之,乃今逢時。洗濯故憂,拜其歡來。詳《睽》之《艮》。濯,元本作宅,依宋本。拜,汲古作并,依宋元本。

      艮。噂噂囁囁,夜作晝匿。謀議我資,來竊吾室??毡M己財,幾無以食。三至上正反震,故曰噂噂囁囁。噂囁,對語也??矠橐?,與震連,故曰夜作。對象離為晝,與巽連,故曰晝匿。巽為伏也??矠橹\議、為竊、為室?!鹱?,汲古作行,竊作攻,均依宋元本。宋元本無下二句,依汲古。

      漸。騢牛無子,鳴于大野。申復陰徴,還歸其母,說以除悔。離為牛,坎赤,故曰騢牛。震伏,故曰無子?!蹲髠鳌方楦饛]來朝,聞牛鳴,曰:是生三犧皆用之矣。艮為大野,震巽同聲,故曰鳴于大野。三四句或謂申者,申后先為幽王所廢,后平王立,后復還,然第三句終難解,疑有訛字。又《比》之《蹇》有申生見母之語,蓋自《虞初志》亡后,故事多遺失,故莫定其是非也。

      歸妹。王良善御,伯樂知馬。周旋步驟,行中規矩。止息有節,延命壽考。詳《遯》之《豫》?!痼E,宋元本作趍,依汲古。

      豐。釋然遠咎,避患害早。田獲三狐,以貝為寶。詳《賁》之《謙》。

      旅。仁獸所處,國無兇咎。市賈十倍,復歸惠里。艮為獸,互巽,故曰仁獸。艮為國,巽為市賈、為倍,兌數十,故曰十倍。艮為里,伏震為歸、為仁,故曰復歸惠里。

      巽。六目俱視,各欲有志。一言不同,乘戻生訟?;ルx為目,數六,故曰六目。伏坎為心志,兌為言,初至四正反兌,故曰一言不同,乖戻生訟也?!鹨谎?,宋元本作心意,非,依汲古。

      兌。傅說王良,驂御四龍。周徑萬里,無有危兇。傅說、王良,皆星名?!肚f子》傅說相武丁,奄有天下,騎箕尾上,比于列星,故張衡《周天六象賦》云:天江為太陰之主,傅說奉中闈之祠?!妒酚洝ぬ旃贂诽祚喤砸恍?,曰王良。王良策馬,車騎滿野,故下云驂御四龍。惟《星經》云:傅說一星在尾后,主子嗣,茲與王良并言,似亦與天駟有關,抑以傅說騎箕尾箕主風喻馬行之神速歟。兌通艮,艮為星,互震為龍、為驂駕、為周、為萬,艮為里,故曰萬里?;タ矠槲?,震解,故不危。

      渙。伯仲叔季,日暮寢醉。醉醒失明,喪其貝囊,臥拜道旁。詳《謙》之《蠱》。首句宋本作仲伯季叔,非,依汲古。寢醉,宋本、汲古作寢寐,依元本。汲古第三句元本作醒失期明,宋本、汲古作醉醒失明,明與囊旁韻,元本非。臥拜,《謙》之《蠱》作銜卻,拜或為卻之形訛字。

      中孚。江有寶珠,海多大魚。亟行疾至,可以得財。詳《渙》之《需》???,宋本作所,依元本、汲古。

      小過。遠視千里,不見所持。離婁之明,無益于耳。艮為視,艮手為持,艮為光明,兌為耳,伏巽,故不見所持?!鸪?,汲古作視,依宋元本。

      既濟。弱足刖跟,不利出門。市賈無嬴,折亡為患。詳《乾》之《鼎》。

      未濟。利盡得媒,時不我來。鳴雌深涉,寡宿獨居。似用半象,而語特難解。

    上一篇: 沒有了
    下一篇: 沒有了
    圣賢書院
    337p粉嫩日本欧洲亚洲大|久久久久久久尹人综合网亚洲|9191精品国产观看|国产良妇出轨视频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