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頁
    讀書
    網課

    正文

      漸之第五十三

      漸。別離分散,長子從軍。稚叔就賊,寡老獨居,莫為種瓜。巽隕落,故別離分散。震為長子、為爭戰,震伏,故曰長子從軍。艮為少男,故曰身叔。艮坎連,故曰就賊。巽為寡,艮為老,坎為孤獨,故曰寡老獨居。艮為果蓏,故曰瓜?!鹁?,汲古作安,非,依宋元本。

      乾。旦種谷豆,暮成藿羹。心之所愿,志快意愜。詳前。以其為乾卦,故再釋之,此用漸象。伏震為旦,巽為谷豆、為藜藿,坎為暮、為羹。旦種暮食,言其速也??矠樾闹?,兌悅,故曰快、曰愜?!鸸?,宋元本作菽,菽,亦豆也,故從汲古。

      坤。牡飛門啟,憂患大解,不為身禍??矠槟?,艮為門,漸變,坤中虛,故曰牡飛門啟??矠閼n患,變坤,故曰憂患大解。坤為身、為禍,風散,故不為身禍。

      屯。東山西山,各自止安。雖相登望,竟未同堂。詳《姤》之《坤》。艮山,震東,坎西,艮為止、為望、為堂,震為登。

      蒙。眾鳥所翔,中有大怪。九身無頭,魂驚魄去,不可以居。詳《否》之《同人》。丁云:郭璞《江賦》奇鷌九頭,《御覽》:《典略》云:齊園有九頭鳥,赤色,似鴨,九頭皆鳴,又引《嶺表錄異》云:鬼車入人家鏈人魂氣。又《酉陽雜俎》亦云鬼車十首,后為犬爵落一首。

      需。交侵如亂,民無聊賴。追戎濟西,敵人破陣。通《晉》。坤為亂、為民,坤喪,故民無聊賴。坤為戎,坎為西,坎水,故曰濟西??矠槠?,坤為師,故曰破陣?!蹲髠鳌でf十八年》追戎于濟西,不言其來,諱之也?!鹑?,汲古訛我,敵人破陣作狄人便殫,均依宋元本。

      訟。麟鳳所翔,國無咎殃。賈市十倍,復歸惠鄉?;ルx為文,故曰麟鳳。伏坤為國,巽為賈市、為倍,坤數十,故曰賈市十倍。坤為鄉,震為歸、為惠。

      師。鑿井求玉,非卞氏寶。身困名辱,勞無所得?;フ馂閷氂?,坎為井、為困辱、為勞,坤為身,艮為名,二四艮覆,故曰名辱?!饘?。宋元本作室。汲古作宅,依局本。

      比。文山鴻豹,肥腯多脂。王孫獲愿,載福巍巍。陸佃《埤雅》引郭璞曰鴻似雁,無后趾,毛有釣文,亦名鴻豹。易林文山鴻豹謂此也。坤為文,艮為山、為鴻、為豹,故曰文山鴻豹。伏乾為肥,坎為膏、為脂,艮為孫,伏乾,故曰王孫。艮山形長,故曰巍巍。

      小畜。周成之隆,刑措除兇。太宰費石,君子作人。通《豫》。震為周,艮為成,坎為刑法,坤為兇,艮止,故曰刑措除兇。艮為官、為石,故曰太宰費石。按:《左傳·莊八年》反誅屨于徒人費,鞭之見血出,遇賊于門,袒而示之臂,請先入,伏公而出,鬬死于門中,石之紛如死于階下。費石皆忠于襄公者,故下曰作人。艮為君子?!鹗?,汲古作佑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履。珪璧琮璋,執贄見王。百里甯戚,應聘齊秦。詳《需》之《井》?!痂?,宋元本作璜。

      泰。穿空漏徹,破壞殘缺。陶弗能冶,瓦甓不鑿。伏巽為空漏,兌為破缺,伏艮為火,故曰陶冶破缺,故不能陶冶。艮為瓦甓,坤虛,故不必鑿。

      否。鴻飛遵陸,公出不復,伯氏客宿。詳《損》之《蹇》。

      同人。蝦蟱羣聚,從天請雨,云雷運集,應其愿所。詳《大過》之《升》。末句汲古作“應時輙下,得其所愿”,依宋元本。又運汲古作連,亦非。

      大有。老弱無子,不能自理。為民所憂,終不離咎。管子治國,侯伯賓服。乘輿八百,尊我桓德。通《比》。坤為老弱,三至五震覆,故曰無子。坤為民、為咎,坎為憂,艮為終。離,同罹。后四句與上文意不屬,定為崔篆虞翻等林辭所竄人者?!鸹?,元本訛恒,依宋本、汲古。

      謙。播梅折枝,與母別離,絕不相知。詳《訟》之《謙》。播,種也,言折枝種于他處。與母別離者,言此枝與母樹分離也。震為梅、為枝、為耕種,坤為母,丁宴釋文引《說苑》執一枝梅事為解,皆由播訛為蟠之誤也?!鸩?,各本皆作蟠,依《訟》之《謙》校。

      豫。盛中不絕,衰老復拙。盈滿減虧,瘯??腯肥。鄭昭失國,重耳興起。震為盛,坎為中,坤為老、為減虧,艮為節,故曰瘯??、曰肥腯??矠猷?,艮為光明,故曰鄭昭??矠槭?,坤為國,故曰失國??矠槎?,坤為重,震起,故曰重耳興起?!鸠?,元本作癡,依宋本、汲古?!蹲髠鳌せ噶辍分^其不疾瘯蠡也。注:瘯蠡,疥癬,蠡不從病即瘰字。

      隨。聞虎入邑,必欲逃匿。走據陽德,不見霍叔,終無憂慝。艮為邑、為虎,巽為入,兌為聞,故曰聞虎入邑?!稇饑摺贩蚴袩o虎明矣,然而三人言而成市虎。巽為隱伏,故曰逃匿。震為走,艮納丙為山陽,故曰走據陽德。艮為叔、為山,故曰霍叔。巽伏,故不見。艮為終,丁宴所釋至為牽強,不可從,闕疑可也?!鹦?,宋元本作必,走作無,陽作易,均依汲古?;羰?,元本作藿菽,依宋元本、汲古。終,汲古作絕,依宋元本。易林以兌為耳,故為聞。

      蠱。隨時逐便,不失利門。多獲得福,富于封君。艮為時,震為逐,巽為利,艮為門,故曰利門。震為福、為君。

      臨。禹作神鼎,伯益銜指。斧斤既折,憧立獨坐。賈市不讎,枯槁為禍。詳《小畜》之《益》。憧,宋元本作撞,依汲古。坐,各本皆作倚,依《小畜》之《益》校。市,宋元本作萬,依汲古。讎,宋本、汲古皆作售,依元本。

      觀。春鴻飛東,以馬貨金。利得十倍,重載歸鄉。詳《比》之《中孚》。

      噬嗑。金齒鐵牙,壽考宜家。年歲有余,貪利者得。雖憂無咎。艮為金鐵、為壽考,伏兌為齒牙,震為年歲、為有余。伏巽為利,坎為憂,震解,故無咎也?!鹩?,宋元本作儲,依汲古。

      賁。膏澤沐浴,洗去污辱。振除災咎,更與福處?;タ补试桓嚆?、曰洗去污辱。離為災,震為福。

      剝。履階登墀,高升峻巍。福祿洋溢,依天之威。坤形似階墀,而一陽在上,故曰履階登墀,高升峻巍。伏乾為福祿、為天,坤水,故曰洋溢?!鹕?,宋元本作登,依汲古。

      復。坤厚地德,庶物蕃息。平康正直,以綏大福。坤為庶物,震為生,故曰蕃息。坤為平、為直,震為福。

      無妄。絕域異路,多所畏避。使我驚惶,思吾故處。伏升。坤為域,兌決,故曰絕域。震為大涂,巽為歧,故曰異路。巽伏,乾惕,故曰畏避。坤為我,震為驚?!鸹?,宋元本作懼,依汲古。

      大畜。襁褓孩幼,冠帶成家。出門如賓,父母何憂。詳《遯》之《恒》。茲取象旁通萃。

      頤。一尋百節,綢繆相結。其指詰屈,不能解脫。八尺曰尋,坤卦數八,故曰一尋。艮多節,坤為百,故曰一尋百節。伏巽為結,艮為指,震為解脫,下卦艮反,故曰其指詰屈?!鹎?,元本作詘,依汲古。

      大過。鷹鹍獵食,雉兔困極。逃頭見尾,為人所賊。通《頤》。艮為鷹鹍,震為食,坤文為雉,震為兔,正反艮故曰困極。艮為頭,在上,故曰逃。而下為覆艮,艮為尾,故曰見尾。本卦兌為見,巽為賊,震為人,坤殺,故曰為人所賊。賊,害也?!鹑?,宋元本作害,非,依汲古。

      坎。危坐至暮,請求不得。膏澤不降,政戾民忒。忒,宋元本、汲古作惑,依局本。民,汲古作弗,非,依宋元本。艮為坐、為請求,坎為暮,坎失,故不得??矠楦酀?,艮止,故不降。坤為政、為民,坎折坤,故政戾民忒。

      離。剛柔相呼,二姓為家。霜降既同,惠我以仁。詳《家人》之《損》。

      咸。慈母念子,饗賜得士。蠻夷來服,國人懽喜。伏損。坤為慈,母為思念,震為子、為士。兌時,故曰饗。坤為夷狄、為國,震為人、為喜。

      恒。良夫孔姬,脅悝登臺。柴季不扶,衛輒走逃。詳《損》之《恒》。

      遯。子長忠直,李陵為賊。禍及無嗣,司馬失福?;ベ銥殚L、為直、為桃李,艮山,故曰李陵。巽為賊,巽下斷,故曰無嗣。乾為馬、為福,陰消陽,故曰司馬失福,謂司馬子長因救李陵,而被腐刑也?!鹄盍?,宋本作李氏,汲古作季氏,依元本。

      大壯。節度之德,不涉亂國。雖昧無光,后大受慶。伏艮為節。坤為亂、為國,坤伏,故曰不涉亂國。坤為黑,故曰昧、曰無光。震為后,乾為大。

      晉。驅羊南行,與禍相逢。狼驚我馬,虎盜我子,悲恨自咎。伏兌為羊,離為南,中爻坎,故曰與禍相逢。艮為虎狼,坎為馬、為盜,震為子,二至四震覆,故子為虎盜??矠楸?。

      明夷。尼父孔丘,善釣鯉魚。羅網一舉,獲利萬頭,富我家居。網,宋元作鈎,依汲古?!鹫馂榱?、為父、為孔、為丘,故曰尼父孔丘。坤為魚,離為羅網,坤為利、為萬,坎為首,故曰獲利萬頭??矠槭壹?,坤為富。

      家人。本根不固,華葉落去,更為孤嫗。本,宋元本訛大?!鹳銥榭?,下斷,故曰本根不固。伏震為華葉,巽隕落,故曰華葉落去。巽為寡、為婦,故曰孤嫗。

      睽。設罟捕魚,反得屠諸。員困竭忠,伍氏夷誅。此用《漸》象?;ルx為罔罟,巽為魚,艮手為捕,故曰設罟捕魚??矠樨?、為刺,故曰屠諸,言得屠者專諸也??矠楣?、為員、為忠,坎數五,巽顛隕,故曰伍氏夷誅,謂伍員也?!蹲髠鳌肺閱T進專諸于吳公子光,《吳越春秋》專諸曰:王何好,光曰:好魚炙,專諸乃去,從太湖學魚炙?!鹜?,汲古訛居,今依宋元本。

      蹇。敏捷亟疾,如猿集木。彤弓雖調,終不能獲。水流動故曰敏捷亟疾。艮為猿、為木,坎為集,故曰如猿集木??矠楣?、為赤,故曰彤弓。艮為終。

      解。冠帶南行,與福相期。邀于嘉國,拜位逢時。此用《漸》象。位,汲古作為,音訛字,依宋本。行,宋元作游,漸艮為冠,巽為帶?;ルx,故曰南行。震為福、為嘉,艮為國、為拜、為時。

      損。年豐歲熟,政仁民樂,祿入獲福。坤為年歲、為多,故曰豐熟。坤為政、為民,震為仁、為樂、為福祿。

      益。筑闕石顛,立基泉源。疾病不安,老孤無鄰。詳《艮》之《復》。泉,汲古作水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夬。逐狐東山,水遏我前。深不可涉,失利后還。詳《蒙》之《蠱》。

      姤。麟子鳳雛,生長嘉國。和氣所居,康樂溫仁,邦多圣人。伏坤為麟鳳,震為子、為雛、為生長。坤為國、為邦,震為樂、為仁,乾為圣人。

      萃。西行求玉,冀得瑜璞。反得兇惡,使我驚惑。兌為西,伏震為瑜璞、為玉,艮為求,故曰西行求玉。坤為兇惡、為憂惑?!痂?,汲古作卞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升。心狂老悖,視聽聾盲。正命無常,下民多孽。坤為心、為老悖,易以兌為眇,二至四互兌,故曰視盲。初至四互大坎,故曰聽聾。巽為命,巽進退不果,故曰無常。坤為民、為孽、為下、為多。

      困。南國少子,材略美好。求我長女,賤薄不與。反得丑惡,后乃大悔。詳《比》之《漸》。此亦用漸象。

      井。逶迤高原,家伯妄施,亂其五官。伏艮為高原。伏震為伯,艮為家,故曰家伯。家伯,幽王臣助王為虐者也,《詩·小雅》家伯冡宰是也。離為亂,艮為官,互坎,卦數五,故曰五官。

      革。謝恩拜德,東歸吾國,歡樂有福。震為恩德,艮為拜、為國,震為東、為反,故曰東歸吾國。震為樂、為福。全用旁通象。

      鼎。雞鳴同興,思配無家。執佩持鳧,無所致之。巽為雞、為鳴,伏震為興。艮為家,艮伏,故曰無家。艮為執持、為鳧,震為玉,故曰佩。坤虛,故曰無所致之?!对姟む嶏L》女曰雞鳴,士曰昧旦;將翔將翔,弋鳧與雁,又知子之來之,雜佩以贈之?!鹋d,汲古訛舉,佩作佩,無所作莫使,茲均依宋元本。

      震。兇重憂累,身受誅罪,神不能解??矠閮磻n、為桎梏,艮為身,故曰身受誅罪。震為神、為解,坎陷,故不能解?!鹄?,汲古作慮,依宋元本。

      艮?;⒈芰`,游戲山谷。仁賢君子,得其所欲。詳《謙》之《中孚》。

      歸妹。海隅遼右,福祿所至。柔嘉蒙佑,九夷何咎。兌為海、為右,震居東北,故曰遼右。震為福祿,數九,故曰九夷??矠橐囊?。

      豐。華首之山,仙道所游。利以居止,長無咎憂。詳《謙》之《井》。

      旅。甲乙戊庚,隨時轉行。不失常節,萌芽律屈。咸達生出,各樂其類。詳《噬嗑》之《坤》。樂,汲古作順。

      巽。跛躓未起,失利后市,不得鹿子。伏《震》。震為起,坎蹇,故跛躓。巽為利市,坎為失,震為后,故曰失利后市。震為鹿、為子,風散,故不得。

      兌。怙恃自負,不去于下。血從地出,誅罰失理。伏艮為負,二陽皆在上,故曰不去于下,言有所恃不肯居下也,《詩》曰無父何怙,無母何恃??矠檠?,居重陰之間,故曰血從地出??矠樾塘P。

      渙。江河淮海,天之都市。商人受福,國家饒有。詳《謙》之《小畜》。

      節。節情省欲,賦歛有度。家給人足,且貴且富??矠榍橛?,艮止,故曰節、曰省??矠榫?,故曰賦歛。度,《說文》法制也??矠榉?,故曰有度。艮為家,震為人,艮貴震富?!鹉┚渌卧咀骼愿毁F,依汲古。

      中孚。?池鳴呴,呼求水潦。云雨大會,流成河海。巽為?,兌為池,震為鳴呼。伏大坎為潦、為云雨、為河海?!??池,宋本、汲古作牝馬,元本作牝牛,依《隨》之《臨》校。呴,宋元本作唌,依汲古。水,各本皆作其,依《隨》之《臨》校。

      小過。日月之涂,所行必到,無有患故。艮為日,兌為月,震為大涂、為行,震樂,故無有患故。

      既濟。乘風而舉,與飛鳥俱。一舉千里,見吾愛母。詳《明夷》之《鼎》。

      未濟。陰配陽爭,臥木反立。君子攸行,喪其官職。卦三陽三陰,故曰陰配陽爭,言陰盛與陽爭也。昭帝元鳳三年春,上林有柳樹枯僵自起生,故曰臥木反立。時眭孟言僵柳復起,將有匹夫為天子者,被誅。三四句亦似指其事。

      歸妹之第五十四

      歸妹。堅冰黃鳥,常哀悲愁。不見白粒,但觛藜蒿。數驚鷙鳥,為我心憂。詳《乾》之《噬嗑》?!鸢?,汲古作甘,觛作嘆,蒿作荊,依宋元本。鳥常,元本作裳鳥,似非。

      乾。荊木冬生,司寇緩刑。威權在下,國亂且傾。此仍用遇卦象。歸妹上震為荊木、為生,坎為冬,故曰冬生??矠榭?、為刑,震生,故曰緩刑。伏艮為國,離為亂,故曰國亂且傾。

      坤。喘牛傷暑,不能耕畝。草萊不辟,年歲無有。世說:滿奮曰,臣猶吳牛見月而喘。蓋吳牛畏暑,見月以為日,故喘也。又《漢書·丙吉傳》見牛喘吐舌而問之。此用遇卦《歸妹》象。離為牛,震聲,故曰喘牛。離為夏,故曰傷暑。震為草萊、為年歲,坎折,兌毀,故無有?!鸶?,宋元本作成,依汲古。

      屯。魚欲負流,眾不同心。至德潛伏。坤為魚,艮為負,坎為流,坤上艮,艮上坎,故曰魚欲負流。坤為眾,坎為心,震起,艮止,故不同心。震為德,坎隱,故曰潛伏?!饾摲?,宋元本作安樂,依汲古。

      蒙。春耕有息,秋入利福。獻豜私豵,以樂成功?;フ馂榇?、為耕、為生,故曰有息。伏兌為秋,伏巽為入、為利,震為福,故曰秋入利福?!对姟め亠L》言私其豵,獻豜于公,《傳》豕一歲曰豵,三歲曰豜??矠轷?,艮手為獻,艮為小,坎隱,故曰私豵。震為樂、為功,艮為成?!鹭q,汲古作豭,依宋元本。

      需。生有圣德,上配太極?;熟`建中,授我以福。詳《家人》之《需》。

      訟。右撫琴頭,左手援帶。兇訟不已,相與爭戾,失利而歸。此似用《歸妹》象。兌為右,坎為首,震為樂,故曰右撫琴頭。震為左,伏艮為手、為援,巽為帶,故曰左手援帶。兌口,震言,故曰訟、曰爭。巽為利,坎失,故曰失利。

      師。炙魚棝斗,張伺夜鼠。舌不忍味,機發為祟,笮不得去。詳《井》之《坎》。棝,依校,宋元本作枯,汲古作拈。卦旁通《同人》。巽為魚,下離,故曰炙魚。坤為閉,故曰棝斗。震為斗也。張、夜,汲古作陰、作碩,忍作思,機作譏,均依宋元本?!墩f文》棝斗可以射鼠。

      比。申酉脫服,牛馬休息。君子以安,勞者得懽。坤位申,坎位酉。服,猶駕也。坤為牛,坎為馬,艮止,故脫服而休息也。艮為君子、為安,坎為勞,五統羣陰,故曰得懽。

      小畜。堯問尹壽,圣德增益。使民不疲,安無怵惕。詳《遯》之《隨》。尹壽,人名,《新序》堯學乎尹壽。壽,汲古作爵,非。

      履。孤公憂婦,獨宿悲苦。目張耳鳴,莫與笑語。詳《訟》之《歸妹》。巽為寡,乾父,故曰孤公。

      泰。外得好畜,相與嫁娶。仁賢集聚,諮詢厥事。傾奪我城,使家不寧。坤為養、為畜,在上,故曰外得好畜。震為嫁、為娶、為仁賢、為言,故曰諮詢。坤為集聚,艮為城、為家,三五艮覆,故曰傾城、曰家不寧。按:上六城復于隍,即謂三至上艮覆也。

      否。煎砂盛暑,鮮有不朽。去河千里,敗我利市。老牛盲馬,去之何悔。艮為砂、為火,故曰煎砂。候卦乾在己,巽后天亦居己,艮火,故曰盛暑。巽為朽、為利市,坤為河、為千里、為我、為敗、為老牛,乾為馬,坤迷,故曰盲馬?!鹎?,元本、汲古、丁本作三,依宋本。牛盲,汲古訛手育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同人。甲乙戊庚,隨時轉行。不失常節,萌芽律屈。咸達出生,各樂其類。詳《漸》之《旅》。

      大有。衣宵夜游,與君相遭。解除煩惑,使心不憂。乾為衣,《說文》衣,依也。伏坤為帛,故曰衣宵。宵綃同?!妒繒e禮》宵衣注宵讀為《詩》素衣朱綃之綃,綃,綺屬也。又《特牲饋食禮》主婦宵衣南面,鄭注:宵,綺屬也,此衣染之以黑,其繒本名曰宵?!对姟酚兴匾轮煜?,《記》有玄宵衣,然則衣宵夜游者,即衣錦夜游也。伏坎為夜。乾為君,坎為心、為憂惑,坎伏,故解除?!鹨?,各本皆作依,依《小過》之《否》校。

      謙。死友絕朋,巧言為讒。覆白污玉,顏叔哀喑。艮為朋友,坤為死,故曰死友絕朋。正反震,故曰巧言、曰讒。震為白、為玉,坤黑,故曰覆白污玉。艮為顏、為少子,故曰顏叔??矠楸?。顏叔未詳。

      豫。逐利三年,利走如神。展轉東西,如鳥避丸。震為逐,伏巽為利,坤為歲,震數三,故曰三年。震為神、為東,坎位西,為丸、為隱伏,艮為鳥,故曰如鳥避丸。

      隨。堤防壞決,河水泛溢。傷害禾稼,君孤獨宿。沒溺我邑。艮為堤防,兌附決,故曰壞決?;ゴ罂?,故曰河水泛溢。震為禾稼,兌毀折,故曰傷害禾稼。震為君,坎為孤,坤為寡,故曰君孤獨宿。艮為邑?!鸱阂?,宋元本作放逸。稼下汲古多民流去室四字,宋元本無。君,宋元本作居,依汲古。

      蠱。陰陽隔塞,許嫁不答。旄丘新臺,悔往嘆息。詳《晉》之《無妄》。旄,無妄作宛,宛丘,陳詩,旄丘,衛詩,姑兩存之。

      臨。伯夷叔齊,貞廉之師。以德防患,憂禍不存。詳《泰》之《乾》。

      觀。陽為狂悖,拔劍自傷,為身生殃。詳《明夷》之《井》。

      噬嗑。進士為官,不若服田,獲壽保年。艮為官,震為士、為進,故曰進士。艮為田、為壽、為保,震為年。

      賁。耕石不生,棄禮無名??p衣失針,襦裦不成。震為耕,上艮,故曰耕石。離為禮,艮為名,坎隱伏,故曰棄禮、曰無名。震為衣,坎為針,伏巽繩,故曰縫衣??彩?,故曰失針。震為襦,伏巽為裦,坎破,故不成。

      剝。靈龜陸處,一旦失所。伊子復耕,桀亂無輔。艮龜,處坤上,故曰陸處。

      復。室當源口,漂溺為海。財產殫盡,衣食無有。坤水,故曰漂溺。

      無妄。鷄方啄粟,為狐所逐。走不得食,惶懼喘息。巽為鷄,震為粟、為逐,艮為狐,乾惕,故曰惶懼。

      大畜。家在海隅,橈短流深。豈敢憚行,無木以趨。詳《觀》之《明夷》。橈短,依校,各本多作繞旋,繞,形訛,旋,音訛字。

      頤。他山之錯,與璯為仇。來攻吾城,傷我肌膚,國家騷憂。艮為山、為錯,《禹貢》厥貢磬錯注:治玉之石曰錯,《詩·小雅》他山之石,可以為錯。惟錯玉,故曰與璯為仇。璯,亦玉也。坤為仇、為城、為國、為傷,艮手為攻、為肌膚、為家,坤為憂也?!瓠g,宋元本作環,吾作我,均依汲古。

      大過。弊鏡無光,不見文章。少女不嫁,棄于其公。離為鏡,卦上下皆半離,故曰弊鏡?;ゴ罂?,故無光。坤為文章,坤伏,故曰不見文章。巽為少女,震為歸、為嫁、為公,震伏,故曰不嫁、曰棄于其公也?!兑住ご筮^》以巽為少女,兌為老婦,故易林本之。

      坎。大蛇巨魚,相搏于郊。君臣隔塞,戴公廬漕。詳《噬嗑》之《訟》。廬漕,依校,各本多作出廬,不協。第二句汲古作相輔殺之,第四句作郭公失廬。按:鄭有內蛇外蛇鬬之事,未有魚相搏者,據此林似為郭國將亡之事,而今不能考。

      離。絕世無嗣,福祿不存。精神渙散,離其躬身。艮為世,震為子,艮震皆伏,而兌為附決,故曰絕世無嗣、曰福祿不存。震又為福祿也。震為精神,互巽風,故曰渙散。艮為身,艮伏不見,故曰離?!鸩?,元本作無,從宋本、汲古。

      咸。文德之君,養人致福。年無胎夭,國富民實。憂者之望,曾參盜息。通《損》。坤為文,震為德、為君、為人、為福,坤為養、為年歲,震為胎,坤為死、為夭,震福,故無。坤為國民、為富實。下二語有訛字,難解?!鹪?,宋本作憎,元本作增,姑從汲古,以俟再考。

      恒。合歡之國,喜為我福。東岳南山,朝躋成恩。通《益》。坤為國,初至五正反震相對,故曰合歡之國。震為東,又為南,上艮,故曰東岳南山。震為朝、為躋、為恩德。案:《周禮》眡祲注云:難,虹也?!多{風》朝難于西,崇朝其雨,疏亦訓難為虹,言虹見于西方則雨氣應也。難躋同字,然易林數見皆作躋,朝躋成恩者,言山岳虹見雨應以成其恩澤也?!疖Q,汲古作濟,依宋元本。恩,宋元本作息,依汲古。恩與山韻。

      遯。憂人之患,履悖易顏。為身禍殘,率身自守。與喜相抱,長子成老,封受福祉。乾為畏惕,故曰憂患。伏震為履,坤為悖,艮為顏,坤為身、為禍。艮為守、為抱,震為喜、為長子,坤為老。后四句與前三句吉兇相反,定為衍文,本林至第三句而此?!鹄?,汲古作考,義同。

      大壯。太公避紂,七十隱處。卒逢圣文,為王室輔。詳《明夷》之《坤》。逢,宋元本作受,依汲古。

      晉。江漢上流,政逆民憂。陰代其陽,雌為雄公?;タ矠樗?,坤亦為水、為江漢、為流。坤為政、為民,逆行,故曰政逆民憂??矠閼n也。坤為陰、為雌,五陽位,陰居之,故曰代陽、曰雌為雄?!鸫?,宋元本作伐,非,依汲古。

      明夷??s緒亂絲,舉手為災。越畝逐兔,喪其衣裦。伏巽為緒、為絲,震為反,故曰縮緒。坤亂,故曰亂絲。坤為畝、為喪,震為兔、為越、為衣,伏巽為裦,坤喪,故曰喪其衣裦?!鹁w,汲古作縮,非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家人。臭彘腐木,與狼相輔。亡夫失子,憂及父母。巽為臭,坎豕,故曰臭彘。巽為木、為腐,狼象未詳。震為夫、為子,震伏,故曰亡失??矠閼n,巽為母,伏震為父?!鹉?,宋元本作水,依汲古。

      睽。刲羊不當,女執空筐。兔跛鹿踦,緣山墜墮,讒佞亂作。此用《歸妹》象。上二句歸妹上六意也。兌為羊,坎為刺,故曰刲羊。兌為女,震為筐,震虛,故曰女執空筐。震為兔、為鹿,互坎,故曰跛踦。伏艮為山,伏巽為墜墮,兌口震言,故曰讒佞亂作。

      蹇。拔劍傷手,見敵不喜。良臣無佐,困憂為咎。艮為劍、為手,坎為傷,故曰拔劍傷手??矐n,上坎中爻坎,坎遇坎為敵,故曰見敵不喜。離為見,坎病,故不喜。艮為臣、為佐,坎為孤,故曰無佐??矠槔n,《艮·彖傳》云上下敵應,即以艮見艮為敵也?!鹣?,宋元本作善,困作國,均依汲古。

      解。三羖五牂,相隨俱行。迷入空澤,循谷直北。徑涉六駁,為所傷賊。詳《無妄》之《觀》。賊,宋本、汲古作敗,依元本。徑皆作經,依汲古《無妄》之《觀》校。

      損。爭雞失羊,亡其金囊,利得不長。陳蔡之患,賴楚以安。詳《恒》之《夬》。

      益。三驪負衡,南取芷香。秋蘭芬馥,盈滿神匱,利我仲季。震為馬,數三,故曰三驪。艮為負、為衡,巽為香、為蘭芷,震為南,故曰南取。伏兌為秋,故曰秋蘭。震為神、為匱,坤多,故曰盈滿。巽為利,艮為季?!鸷?,宋元本作銜,取芷作芷取,均依汲古。驪,汲古訛灑。

      夬。孟夏己丑,哀呼尼父。明德訖終,亂虐滋起。詳《睽》之《恒》。夏,汲古作春,非。

      姤。履不容足,南山多葉。家有滎蘭,乃無病疾。震為履、為足,震伏,故不容足。乾為山、為南,巽為芝蘭,坤為疾病,坤伏,故無?!鹑~,宋本作草,元本作革。芝,宋元本作芳,均依汲古。

      萃。三足無頭,不知所之。心狂睛傷,莫使為明,不見日光。伏震,故曰三足。乾為頭,乾伏,故曰無頭。三至上正反震,故曰不知所之。坤為心,巽風,故曰心狂。兌為半離,易履卦謂之眇,故此曰睛傷。艮為日、為光,互巽為伏,故曰不見?!鹑?,宋元本作月,非,依汲古。心狂睛傷,汲古作心在精傷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升。戴堯扶禹,松喬彭祖。西過王母,道路夷易,無敢難者。詳《師》之《離》。松,汲古訛從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困。式微式微,憂禍相絆。隔以巖山,室家分散。詳《小畜》之《謙》。絆,汲古作半,依宋元本。

      井。靈龜陸處,一旦失所。伊子復耕,桀亂無輔。詳《剝》林。

      革。仁德覆洽,恩及異域。澤被殊方,禍災隱伏。蠶不作室,寒無所得。通《蒙》。震為恩德,坤為巽域、為殊方。兌為恩澤,坤為禍災,坎為隱伏,巽為蠶,坎為室,坎伏,故曰不作室??矠楹?,繭也。

      鼎。夏麥??,霜擊其芒。疾君敗國,使年夭傷。詳《泰》之《賁》。??,汲古作????,依宋元本。

      震?;痣m熾,在吾后??茈m多,在吾右。身安吉,不危殆。詳《大有》之《需》。

      艮。遼遠絕路,客宿多悔。頑囂相聚,生我畏惡。詳《明夷》之《小畜》。遼遠,元本作遠遼,依宋本、汲古。

      漸。懸懸南海,去家萬里。飛兔腰褭,一日見母,除我憂悔。詳《晉》之《坎》。腰褭,各本作褭駿,依《晉》之《坎》校。

      豐。困而后通,雖厄不窮。終得其愿,姬姜相從。震為姬,巽為姜。

      旅。西賈巴蜀,寒雪至轂。欲前不還,得反空屋。詳《家人》之《解》?!鹂?,元本作窒,依宋本。

      巽。新作初陵,爛陷難登。三駒摧車,躓頓傷頤。伏艮為陵,巽為爛,伏震為登,坎陷,故難登。震為駒,數三,坎破,故曰三駒摧車。伏坎為蹇,初至四互頤,故曰躓頓傷頤。

      兌。延頸望酒,不入我口。深目自苦,利得無有,幽人悅喜。詳《無妄》之《大畜》。

      渙。仲春孟夏,和氣所舍。生我嘉福,國無殘賊??矠橹?,互震,故曰仲春。對卦離為夏,震為長,故曰孟夏??矠楹?,震出,故曰舍。震為生、為嘉福,艮為國,坎為賊,風散,故無賊。舍,發也。

      節。張網捕鳩,兔離其災。雌雄俱得,為羋所賊。通《旅》。離為網、為鳩,艮為捕,震為兔,旅下卦震覆,故曰兔罹其災。離罹通用。艮為雄,互巽為雌,離羋在上,故曰雌雄俱得。巽為賊也。

      中孚。三人俱行,一人言北。伯仲欲南,少叔不得。中路分爭,道鬬相賊。詳《剝》之《巽》。爭道,汲古作道爭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小過。然諾不行,欺紿誤人。使我露宿,夜歸溫室。神怒不直,鬼擊其目。欲求福利,適反自賊。詳《恒》之《觀》。后三句宋元本作鬼欲求獨,刺擊其目,反言自賊,依汲古。

      既濟。陳辭達誠,使安不傾。增祿益壽,以成功名。詳《明夷》之《晉》。

      未濟?;馃?,破家滅亡。然得安昌,先憂重喪。半艮為床,重離,故曰燒??矠槠?、為憂。

      豐之第五十五

      豐。諸孺行賈,經涉山阻。與狄為市,不憂危殆,利得十倍。孺,《說文》乳子也。震為子,兌少。諸,《爾雅·釋詁》諸諸便便辯也。震為言,故曰諸孺。震為商賈,故曰行賈。伏艮為山,兌為狄,按:《呂覽》有西翟,翟狄通用?!吨苷Z》自竄于戒[當作戎]翟之間是也?!稜栄拧纷⒎Q東夷、西戎、北狄,然觀各書,戎狄于西北實不分,故林以兌西為狄也。巽為市,坎為憂,坎伏,故不憂不殆。巽為利、為倍,兌數十,故曰十倍。林意言者孺行賈當危殆,而竟得利也?!鹕?,宋元本作火,狄作杖,均依汲古。

      乾。鼎足承德,嘉謀生福。為王開庭,得心所欲。詳《晉》之《大壯》。

      坤。曳綸江海,釣魴與鯉。王孫列俎,以饗仲友。此用豐卦?;ベ銥榫],兌為江海,巽為魚,故曰魴鯉。伏艮為王孫,伏震為俎,兌食,故曰饗。兌為朋友,伏坎,故曰仲友?!鹆匈?,宋元本作利得,皆形訛字,依汲古。第二句宋元本作釣掛魴鯉,依汲古。

      屯。東山舦落,叛逆不服。興師征討,恭子敗覆。艮山,震東,舦亦小山,故曰東山舦落。舦落,赤狄別種。坤為叛逆、為師,震為征討、為子,坤順,故曰恭子。坤為敗覆,恭子,太子申生也。閔二年晉侯使太子申生伐東山舦落氏,后申生卒被譖死。

      蒙。千里騢駒,為王服車。嘉其麗榮,君子有成。坤為千里,震馬,故曰千里騢駒。震為王、為車、為榮,艮為君子、為成。為王服車,即為王駕車也。

      需。二龍北行,道逢六狼。莫宿中澤,為禍所傷。乾為龍,兌卦數二,故曰二龍??脖?,故曰北行。伏艮為道、為狼,坎數六,故曰六狼??矠槟?、為宿,兌為澤,坤為禍?!鸲?,宋本、汲古作三,非,依元本。莫,宋元本作暮,亦非,西漢時多作莫,暮為后人妄改,故依汲古。

      訟。天災所游,兇不可居。轉徙獲福,留止危憂。乾為天,離為災兇,伏震為轉徙、為福,坎陷,故曰留止??矠槲?、為憂也。

      師。狐貍雉兔,畏人逃去。分走竄匿,不知所處。詳《益》之《解》。知,宋元本訛如,非。

      比。雨師娶婦,黃巖季女。成禮既婚,相呼南去。膏潤田里,年歲大喜。詳《損》之《益》。女,汲古作子,去作上,均依宋元本。喜,各本皆作有,依《損》之《益》校。田里,各本皆作下土,依《恒》之《晉》校。

      小畜。外棲野鼠,與雉為伍。瘡痍不息,即去其室。伏坎為鼠,離為雉,坎離夫婦,故曰為伍。伏艮為瘡痍,坤死,故不息??矠槭?,震為去,言將死而去其室也?!痫?,宋元本作雞,依汲古。

      履。天命絕后,孤陽無主。彷徨兩社,獨不得酒。乾天,巽命,巽下斷,故曰絕。乾陽,巽寡,故陽孤。震為主,震伏,故曰無主。伏坤為社,兌卦數二,故曰兩社。元本注春社、秋社也??矠榫?,坎伏,故不得酒。古者社祭飲食宴樂,故曰得酒,或謂周社亳社亦為兩社,然下曰得酒,似指春秋社祭也?!鹛?,宋元本訛夭。

      泰。鵠思其雄,欲隨鳳東。順理羽翼,出次須日。中留北邑,復反其室。詳《需》之《離》。理,宋元本作里,依汲古。須日中,汲古作日中須,依宋元本。留,元本訛苗。

      否。蝟蛇九子,長尾不殆。均明光澤,燕自受福。巽為蛇,震數九,故曰九子。艮為尾,巽為長,故曰長尾。乾大明,艮光明,故曰均明光澤。伏兌為燕,乾為福。殆,音以。

      同人。日走月步,趨不同舍。夫妻反目,君主失國。詳《小畜》之《同人》。

      大有。定房戶室,枯薪除毒。文德淵府,害不能賊。通《比》。艮為星,艮止,故曰定。定,星名也。房方通用,《詩·小雅》既方既皁,《鄭箋》方,房也。定方者,離乾皆在南,坎坤皆在北,《鄘詩》定之方中,作于楚宮,言定星中四方定可作宮作室也。艮為室,坤為毒、為薪,離為枯??菪匠菊?,按:《管子》萩室熯造注:熯謂火乾之也。三月之時,陽氣盛發,易生瘟疫,楸樹鬰臭,以辟毒氣,故燒之于新造之室,以為禳祓??菪匠?,即此事也。離為文,坤為淵、為府、為害,坎為賊?!鸲?,宋元本作宣,薪作期,茲依汲古。宣字疑為后人所改,謂武帝筑宮于瓠子河上,名曰宣房,獨不思下曰除毒,確非治河之事,而祓除之事也???,汲古作括,依宋元本。定房戶室應為定方作室,此林皆以詩為本,詩定之方中、作于楚室注:定昏中四方正是也,詩秉心塞淵,茲曰淵府,皆依附詩詞,故知定房必為定方,戶室必為作室,丁宴依宋本作宣房,以為宣房與史記合,豈知宣為訛字,方房通用,然各本皆作房戶,亦不敢竟改為方作論定,以俟知者。

      謙。齊東郭盧,嫁于洛都。駿美良好,利彼過倍。詳《坤》之《坎》。盧,宋本、汲古作廬,依元本。嫁,往也,見列子。

      豫。病篤難醫,和不能治。命終期訖,下即蒿里。詳《臨》之《益》。

      隨。開郭緒業,王跡所起。姬德七百,報以八子。定四年武王之母弟八人,又卜年七百。廓,宋本、汲古訛郭,依元本。緒,汲古訛聚,依宋元本。震為開廓、為王、為足,故曰王跡。震為姬,數七,故曰姬德七百。艮數八,故曰八子。

      蠱。豐年多儲,河海饒魚。商客善賈,大國富有。震為年,艮止,故曰儲。巽為魚,兌澤,故曰河海饒魚。巽為商賈,艮為國,震為富?!鸷?,宋元本作江,依汲古。

      臨。鵠求魚食,過彼射邑??暭游翌i,繳掛羽翼。欲飛不能,為羿所得。震為鵠、為口,坤為魚,故曰鵠求魚食。坤為邑,震為射,故曰射邑。伏巽為繒繳,伏艮為頸,震為羽翼、為飛,坤閉,兌折,故不能飛。坤惡,故曰羿。坤喪,故為所得。

      觀。望城抱子,見邑不殆。公孫上堂,文君悅喜。艮為望、為城、為抱,坤為邑、為文,艮為孫、為堂,伏震為君,故曰文君。伏震為喜,兌為悅?!鹞?,宋元本作大,非,依汲古。悅,元本作歡,依宋本。殆,音以。

      噬嗑。左指右麾,邪淫侈靡。執節無良,靈君以亡。震左,坎右,艮手為指麾,坎為邪淫,震富,故曰侈靡。艮為執、為節,震為君,坎為棺槨,故曰亡靈。君謂陳靈公通夏姬,為夏徵舒所弒也?!鹁?,宋元本作公,依汲古。

      賁。日中為市,各持所有。交易資賄,函珠懷寶,心悅歡喜。詳《泰》之《升》。

      剝。山沒丘浮,陸為水魚,燕雀無廬。艮為山丘,在坤水上,故曰山沒丘浮。艮為陸,坤為水、為魚,故陸為水魚。艮為廬,伏兌為燕雀,水大,故廬圮也。

      復。馬服長股,宜行善市。蒙佑諧偶,獲利五倍。震為馬,伏巽為長、為股。服,猶駕也。巽為市,馬而長股,必得善市,伏巽為市、為利、為倍,巽卦數五,故曰獲利五倍。

      無妄。三貍捕鼠,遮遏前后。死于圜城,不能脫走。詳《離》之《遯》。圜城,宋本作環城,元本作環域,依汲古。

      大畜。鬼舞國社,歲樂民喜。臣忠于君,子孝于父。伏坤為鬼、為國、為社,震為舞,乾為年歲,坤為民,震為喜樂,乾為君父,艮為臣,震為子,坤順,故曰孝、曰忠。

      頤。慈母望子,遙思不已。久客外野,我心悲苦。詳《咸》之《旅》。

      大過。雨師娶婦,黃巖季女。成禮既婚,相呼南去。膏澤田里,年歲大喜。校詳本林比。

      坎。兩狗同室,相嚙爭食。枉矢西流,射我暴國。高宗鬼方,三年乃服。艮為狗、為室,中爻正反艮,故曰兩狗同室。震為口、為食,正反震相對,故曰相嚙、曰爭食??矠槭?、為曲屈,故曰枉矢。枉矢,星名?!妒酚洝ぬ旃贂吠魇溉绱罅餍???参晃?,故曰西流。震為射,艮為國,震健躁,故曰暴國。震為宗,坎為鬼,震為年,數三,故曰三年?!饍?,宋元本作百,依汲古。同,汲古作圍,嚙作咬,茲依宋元本。

      離。早霜晚雪,傷禾害麥。損功棄力,饑無可食。詳《離》之《蠱》。

      咸。腐臭所在,青蠅集聚。變白為黑,敗亂邦國。君為臣逐,失其寵祿。巽為腐臭、為青蠅。青蠅,《小雅》篇名戒王信讒也。伏坤為集聚,巽為白、為敗亂,艮黔,故曰黑。艮為邦國、為臣,乾為君,在艮外,故曰君為臣逐。乾為寵祿,兌毀折,故曰失?!鸬谌渌伪咀髯儭癜缀?,元本作辯●白黑,●疑為更訛,依汲古。

      恒。牽羊不前,與心戾旋。聞言不信,誤紿丈人。兌為羊,震為后,故曰不前。伏坤為心,正反兌,故曰戾旋。戾旋,不合也。兌口為言,正反兌,故曰不信。兌為耳,故曰聞?!秹ぞ潘摹仿勓圆恍?,以兌口與乾言背也。恒二至四與夬體同也,不信,故曰誤紿。震為丈人?!鹪咀鳡垦虿磺?。與心戾旋。聞言語不信,誤紹丈人。今依宋本、汲古。

      遯。甘忍利害,還相克賊。商子酷刑,鞅喪厥身?;ベ銥槔?,巽隕落,故曰害。巽伏,故曰賊。言甘于刻害,還自賊也。巽為商賈,故曰商子。伏坤為酷,坤殺,故曰酷刑。坤為身、為喪,故曰鞅喪厥身,言商鞅用酷刑終自害也。巽為繩、為鞅,《說文》鞅,頸系也?!鸷?,元本作瘧,酷作造,鞅作鞭,均依宋本、汲古。賊,宋本、汲古作敵,依元本。

      大壯。刲羊不當,血少無羹。女執空筐,不得采桑。采桑,汲古作桑根,依《隨》之《艮》校,元本下三句作女執空筐,兔跛鹿踦,緣山墜墮,依汲古。

      晉。????嚙嚙,貧鬼相責。無有懽怡,一日九結。詳《震》之《既濟》。

      明夷。兩足四翼,飛入嘉國。寜我伯姊,與母相得。詳《賁》之《同人》。

      家人。文山紫芝,雍梁朱草。生長和氣,王以為寶。公尸侑食,福祿來處。詳《師》之《夬》。文,宋元本作天,依汲古。

      睽。絕世游魂,福祿不存。精神渙散,離其躬身?;タ矠榛?,兌決,故曰絕。震為福祿、為精神,兌折震,故曰福祿不存、曰精神渙散。艮為身,艮伏,故曰離。京房以七世卦為游魂卦,《系辭》云:精氣為物,游魂為變,鄭云九六為游魂。

      蹇。北辰紫宮,衣冠立中。含和建德,常受大福。詳《坤》之《解》。和,宋本、汲古作弘,依元本。

      解。伯蹇叔盲,莫為守裝。失我衣裘,代爾陰鄉。詳《鼎》之《離》。盲,宋元本作瘖,為作與,裝作株,今依汲古。

      損。兩女共室,心不聊食。首髪如蓬,憂常在中。詳《艮》之《剝》。首艮象,汲古作亂,非,依宋元本。

      益。去辛就蓼,毒愈酷甚。避穽遇坑,憂患日生?!墩f文》蓼,辛菜。震為草莽,故曰蓼。震納庚,巽納辛,庚辛,西方,味辛,故曰去辛就蓼?!对姟ぶ茼灐纷郧笮馏?,未堪家多難,予又集于蓼。坤為毒、為酷,兌為穽,兌伏,故曰避穽。坤為淵,故曰坑、曰憂患。震生,艮為日,故曰日生?!鹂?,宋元本作苦,依汲古。

      夬。初病終兇,季為死喪,不見光明。通《剝》。坤為病,坤死,故曰兇、曰喪。艮為終、為季、為光明,坤黑,故不見。

      姤。三鳥飛來,是我逢時。俱行先至,多得大利。詳《同人》之《大有》。

      萃。鹿食山草,不思邑里,雖久無咎。伏震為鹿,兌食,艮山,巽草,坤為思、為思、為邑里,艮為久。

      升。羊腸九縈,相推稍前。止須王孫,乃能上天。詳《履》之《師》。

      困。管仲遇桓,得其愿歡。膠目啟牢,振冠無憂。笑戲不莊,空言妄行。膠目二句依《明夷》之《旅》校。宋本作膠目振冠,冠帶無憂,元本作膠牢振寇,寇帶無憂,汲古作膠目膠口。

      井。桀跖并處,民困愁苦。旅行遲遲,留連齊魯。詳《復》之《離》。

      革?;旯聼o室,銜指不食。盜張民饋,見敵失肉。民饋,宋元本作民餌,汲古作氏饋,今民字從宋元本,饋從汲古。乾為魂,巽為寡,故曰魂孤??矠槭?,坎伏,故無室。兌為銜、為食,伏艮為指,伏坤為閉,故不食。伏坎為盜,坤為民,民畏盜故饋之??矠槿?,坤喪,故失肉。

      鼎。讒言亂國,覆是為非。伯奇乖離,恭子憂哀。詳《巽》之《觀》。

      震。衛侯東游,惑于少姬。亡我考妣,久迷不來。詳《乾》之《升》。

      艮。鷄鳴同興,思配無家。執佩持鳧,莫使致之。詳《漸》之《鼎》。配,宋元本作邪,佩作佩,依汲古。

      漸。義不勝情,以欲自縈。覬利危躬,摧角折頸。詳《坤》之《豐》。

      歸妹。臣尊主卑,權力日衰。侵奪無光,三家逐公。詳《升》之《巽》。權,宋元本作擁,依汲古。

      旅。叔仲善賈,與喜為市。不憂危殆,利得十倍。通《節》。艮為叔,坎為仲,震為商賈、為喜,巽為市??矠槲4?、為憂,震解,故不憂。巽為利、為倍,兌數十,故曰十倍。

      巽。六蛇奔走,俱入茂草。驚于長路,畏懼啄口。詳《井》之《兌》。

      兌。水壞我里,東流為海。鳧??讙囂,不得安居。詳《泰》之《兌》。??,宋元本作鼃,依汲古。得,汲古作可,依宋元本。

      渙。飛不遠去,卑斯內侍,祿養未富?;フ馂轱w,艮止,故飛不遠去?;ヴ逓樗?,《旅·初六》云旅瑣瑣,斯其所,注:斯,賤役也,故曰卑斯。

      節。陰變為陽,女化為男。治道大通,君臣相承。詳《屯》之《離》。

      中孚。踐履危難,脫厄去患。入福喜門,見誨大君。詳《震》之《家人》。

      小過。罟密網縮,動益蹶急,困不得息。伏大離為網罟??s,朿縛也,卦象似之?;ゴ罂?,故曰蹶、曰困?!痤咕W,汲古作網綱,蹶作蹙,均依宋元本。

      既濟。負牛上山,力劣行難。烈風雨雪,遮遏我前,中道復還。詳《同人》之《無妄》。汲古多憂者得歡四字,依宋元本?!鸫擞秘S象。

      未濟。喁喁嘉草,思降甘雨。景風升上,沾洽時澍,生我禾稼。此仍用豐象。兌口,震言,故曰喁喁。喁,向慕之義。震為嘉草、為禾稼,巽風,坎雨,坎伏,故曰思降。

      旅之第五十六

      旅。羅網四張,鳥無所翔。征伐窮極,饑渴不食。詳《革》之《泰》。

      乾。寄生無根,如過浮云。立本不固,斯須落去,更為枯樹。詳《小畜》之《蠱》。此用旅象。以艮為寄生,象形,艮下陰,故無根??矠樵?,互巽為枯。

      坤。人無足法,緩除牛出。雄走羊驚,陽不制陰,男失其家。前四句從《既濟》之《屯》,下二句從《觀》之《臨》,各本原作人無定法,緩降牛出。蛇雄走趨,陽不制陰,宜其家困,非。解詳《觀》之《臨》。

      屯。眾鳥所翔,中有大怪。九身無頭,魂驚魄去,不可以居。詳《漸》之《蒙》。翔,宋元本作聚,依汲古。

      蒙。封豕溝別,灌潰國邑?;鹚蘅谥?,民多病疾?!妒酚洝ぬ旃贂房环怩?,為溝別。正義曰:奎一名天豕,亦曰豕封,主溝別,故曰灌潰國邑??矠轷?、為溝別,坤為國邑?;?,熒惑也?;榭谏?,火宿口中,言熒惑守箕也。艮為火,震為口,艮止,故曰火宿口中。坤為民、坎為疾病。又案:艮為星,故林辭多即星言。

      需。奮翅鼓翼,耾翔外國。逍遙徙倚,來歸溫室。詳《損》之《觀》。

      訟。秋蠶不成,冬種不生。殷王逆理,棄其寵榮。巽為蠶,旅互兌為秋,兌毀,故不成??矠槎?、為種,震為生,震伏,故不生。震為王、為子,故曰殷王。殷,子姓也。伏坤為理、為逆,震為榮,震伏,故曰棄?!饦s,汲古作名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師。衛侯東游,惑于少姬。忘我考妣,久迷不來。詳《乾》之《升》。忘,汲古作亡,依宋元本。此林屢見而事不見于左傳,疑邶風日居月諸之詩,齊詩家說如此。

      比。烏合卒會,與惡相得。鴟鴞相酬,為心所賊。艮為烏、為鴟鴞,坤坎皆為聚,故曰會合。坤為惡,坎為心、為賊?!鹗拙湓咀鼬B合卒會,汲古作鳥會雀合,茲依宋本。

      小畜。眵雞無距,與鵲格鬬。翅折目盲,為鳩所傷。巽為雞,兌半離,故曰眵?!墩f文》目眥傷也。震伏,故曰無距。伏震為鵲、為鬬,為翅,坎為折,故曰翅折。離為目,兌半離,《易》曰眇,故此曰目盲。離為鳩,兌毀故傷?!瘗o,汲古作雀,依宋元本。眵,各本皆作鳴,鳩作仇,今依《乾》之《遯》校。

      履。木內生衏,上下相賊,禍亂我國。巽為木、為衏、為賊,天上兌下,正反巽,故上下相賊。離為亂,伏坤為國。

      泰。延陵適魯,觀樂太史。車轔白顛,知秦興起。卒兼其國,一統為主。詳《大畜》之《離》。其為六之形訛字,各本六往往訛其。

      否。輔相之好,無有休息。時行云集,所在遇福。艮為時,坤為云、為集,乾為福。

      同人。牀傾簀折,屋漏垣缺,季姬不愜。巽為牀簀,巽隕,故傾折。巽為垣墉,伏坎為室、為屋,巽下缺,故曰漏。伏震為姬,易林本大過,每以巽為少,故曰季姬。

      大有。東入???,循流北走。一高一下,五邑無主。七日六夜,死于水浦。詳《睽》之《蹇》。

      謙。羣虎入邑,求索肉食。大人守御,君不失國。正反艮,故曰羣虎。伏巽為入,坤為邑,艮為求,坎為肉,故曰求索肉食。伏乾為大人。艮為守御、為國,震為君,故曰君不失國?!鸹?,宋元本訛需,依汲古。不失,汲古作失其,依宋元本。

      豫。四亂不安,東西為患。退身止足,無出邦域。乃得完全,賴其生福。詳《大有》之《睽》。止,汲古作山,依宋元本。

      隨。叔脄抱冤,祁子自邑。乘遽解患,羊舌以免,賴其生全。詳《蹇》之《乾》。

      蠱。延頸望酒,不入我口。深目自苦,利得無有。詳《訟》之《益》。

      臨。仁政之德,參參日息。成都就邑,人受厥福。震為仁德,坤為都邑。參參,多貌。朿晳《補亡詩》參參其稼,宋本作恭恭,依汲古?!妒酚洝匪刺蘸訛I三年,成都邑。

      觀。牽頭系尾,屈折幾死。周世無人,不知所歸。詳《升》之《大畜》。周,汲古作雕,人作仁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噬嗑。教羊逐兔,使魚捕鼠。任非其人,費日無功。詳《需》之《噬嗑》。捕鼠,宋元本作相捕,依汲古。

      賁。生角有尾,張孽制家。排羊逐狐,張氏易公,憂禍復兇。震為生,艮為角、為尾、為家,坎為孽,與震連,故曰張孽?!蹲髠鳌ふ咽辍诽N利生孽,注:孽,妖害也。震為羊,艮為狐。震為張、為公,上艮為反震,故曰易公??矠閼n禍、為兇,生疑為牛之訛。

      剝。去安就危,墜陷井池,破我玉螭。坤為安,孤陽在坤上,故曰去安就危。坤為淵,故曰井池。震為玉、為螭,上卦震覆,故曰破我玉螭?!痼?,丁本作蝺,失韻,依宋元、汲古本。

      復。茹芝餌黃,涂飲玉英。與神通流,長無憂兇。震為芝、為玄黃,震食,故曰茹、曰餌。黃,黃精也,二者皆延年益壽之草。震為大涂、為玉、為萌芽,故曰玉英。震為神,坤為憂兇。

      無妄。體重難飛,未能越關,不離室垣。詳《震》之《鼎》。宋元本無末句,依汲古。

      大畜。巢成樹折,傷我彝器。伯踒叔跌,亡羊乃追。艮為巢、為成,震木,兌毀,故曰樹折。震為器,艮虎,故曰彝器?!稌纷谝汀夺屛摹芬嵲埔?,虎也。兌毀,故傷。震為伯,艮為叔,兌折,故曰跌。兌為羊,震往,故曰亡羊、曰追。

      頤。六人俱行,各貴其囊。黃鶴失珠,無以為明。詳《賁》之《噬嗑》。

      大過。播梅折枝,與母分離,絕不相知。詳《大有》之《坤》。播,種也。宋元本作蟠,依汲古。梅折枝,汲古作枝遷岐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坎。迎福開戶,喜隨我后。曹伯愷悌,為宋國主。中爻震為福,艮為戶,震為開,故曰迎福開戶。震為喜、為后、為伯、為主,艮為宋、為國。元本舊注宋以曹師殺公子游,立桓公,依此注則國字似為立字方適。

      離。既癡且狂,兩目又盲?;徉硢?,名為無中。巽進退不果,故曰癡狂。中互大坎,坎黑,故曰目盲。伏震為箕,兌為喑啞?!鸹?,宋元本作踑,《集韻》踑,長踞也。茲依汲古。中,汲古作用,喑啞作坐喑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咸。金梁鐵柱,千年牢固。完全不腐,圣人安處。乾為金鐵,艮為梁柱,乾為千年,艮堅,故曰牢固?;ベ銥楦?,乾為圣人,艮止,故曰安處。

      恒。裹糗荷糧,與跖相逢。欲飛不得,為罔所獲。巽為糗糧,艮為荷。巽為盜賊,故曰與跖相逢。震為飛,坤為網罟?!鹭?,宋本作網,依元本。

      遯。彭生為豕,暴龍作災。盜堯衣裳,聚跖荷兵。青禽照夜,三旦夷亡。首句依《比》之《蒙》校,各本多作彭名為矢,或彭生為妖。

      大壯。獨夫老婦,不能生子。鰥寡居處。震為夫,兌為老婦,震為子,兌折,故不能生子。伏巽為寡,故曰獨夫。伏艮為鰥?!皙?,汲古訛褐,依宋元本。

      晉。鷦鷯竊脂,巢于小枝。搖動不安,為風所吹。心寒栗栗,常憂殆危。栗栗,依《謙》之《遯》,各本多作飄搖。

      明夷。素車木馬,不任負重。王子出征,憂危為咎。震為白,坤為車,故曰素車。震為木、為馬,坤為重,下互坎,坎險,故不任負重。震為王子、為出征,坎為憂危?!瘃R,汲古作輿,危作疑,均依宋元本。

      家人。土陷四維,安平不危。利以居止,保有玉女。未詳。

      睽。負牛上山,力劣行難。烈風雨雪,遮遏我前,中道復還。詳《訟》之《剝》。

      蹇。金城鐵郭,上下同力。政平民親,寇不敢賊。艮為金鐵、為城郭,坎為平、為賊寇、為民。

      解。清潔淵塞,為人所言。證訊詰情,系于枳溫。甘裳聽斷,昭然蒙恩。詳《師》之《蠱》。

      損。舦陶聽理,岐伯悅喜。西登華首,東歸無咎。艮為山、為火,故曰舦陶。舜時士官,故曰聽理。兌為耳、為聽,坤為理也。震為伯,艮山,故曰岐伯?!侗静萁洝伏S帝問岐伯,《漢書人物表》上古之時,有岐伯,中古有扁鵲,蓋與黃帝創制醫藥者。兌為西,艮山,故曰華首。震為東、為歸,華,華山;首,雷首山,在蒲阪。

      益。低頭竊視,有所畏避。行作不利,酒酸魚敗,眾莫貪嗜。詳《鼎》之《解》。不,宋元本作未,依汲古。眾,宋本作重,依元本、汲古。

      夬。十雞百雛,常與母俱。抱雞捕虎,誰肯為侶。此用旅象。旅互巽為雞,兌數十,故曰十雞。伏震為雛、為百,故曰百雛。巽為母,故曰常與母俱。艮為虎、為抱、為捕,巽為寡,故曰無侶。

      姤。高阜山陵,陂陁顛崩。為國妖祥,元后以薨?!蹲髠鳌べ沂哪辍飞陈幢?,晉卜偃曰:期年將有大咎,國幾亡,次年,惠公被執;又九年懷公殺于高梁。姤通復。艮為山陵,初至三艮覆,故曰顛崩。坤為國、為妖祥、為喪,故曰薨。震長,故曰元。震為君,故曰元后?!疒?,汲古作峻,依宋元本。又《國語》岐山崩,三川竭,幽王亡。

      萃。六鷁退飛,為襄敗祥。陳師合戰,左股夷傷。遂以崩薨,霸功不成。詳《蹇》之《蠱》。

      升。異國殊俗,情不相得。金木為仇,百賊擅殺。末句依《夬》之《比》校,宋元本作百戰檀谷,汲古作酋賊擅役。

      困。鴉噪庭中,以戎災兇。重門擊柝,備憂暴客。詳《大過》之《渙》?!蹲髠鳌は迨辍酚续B呌于宋太廟,曰譆譆出出,后果災。

      井。慈母念子,享賜得士。蠻夷來服,以安王室,側陋逢時。巽為母,巽順,故曰慈母??矠槟?,伏震為子,故曰念子。兌為享,伏震為土、為王,艮為室、為時,坎為側陋?!鹉?,各本皆作赤。第三句皆作獲夷服除,茲依《漸》之《咸》校。士,宋元本作土,依汲古。室,宋本、汲古作家,茲依元本。

      革。遷延惡人,使德不通。炎旱為殃,年谷大傷。遷延,依《坤》之《大有》校,宋元本作剗跡,汲古作跡造。殃,宋元本作災,不協,依汲古。

      鼎。躬履孔德,以待朿帛。文君燎獵,呂尚獲福。號稱太師,封建齊國。通《屯》。坤為躬,震為履、為德、為孔???,大也。本卦巽為帛,離為文,乾為君。文君,文王也。震為獵,艮火,故曰燎獵,言文王出獵,遇呂尚也。乾為福、為師,巽齊坤國,故曰封建齊國?!鸬诙浼彻抛饕詭c帶。

      震。征將止惡,鼓鞞除賊。慶仲奔莒,子般獲福。震為征、為鼓鞞??矠樾?、為惡、為賊,《月令》仲夏命樂師修鞀鞞鼓??矠橹?,震喜,故曰慶仲?;ヴ逓橐?,震往,故曰奔莒。按:《左傳·莊三十二年》共仲使圉人犖賊子般于黨氏,共仲即慶父,閔二年奔莒,茲云獲福,于事正反,疑福為偪之訛字,抑如丁宴說般為谷之訛。谷,共仲孫,文十年魯人立之,所謂谷也,豐下必有后于魯國也。般谷形近,疑要丁說是也。

      艮。良夫淑女,配合相保。多孫眾子,懽樂長久。艮為夫,伏兌為女,震為善,故曰良夫淑女??矠楹?,艮為保,艮兌為夫婦,故曰配合相保。艮為孫,震為子,坎眾,故曰多孫眾子。震樂,艮久?!鸨?,汲古作壽,依宋元本。

      漸。蝟蛇四牡,思念父母。王事靡眞,不得安處。漸上巽,巽為蛇,伏震為馬,卦數四,故曰蝟蛇四牡??矠樗寄?,震父巽母,震為王,巽隕落,故曰王事靡眞。眞,惡也?!肚皾h·息夫躬傳》器用眞惡。艮為安,坎險,故曰不得安處。按:林詞皆《詩·小雅》語?!鹞o蛇,汲古作逶迤,依宋元本。牡,宋本訛壯,依元本、汲古。得,元本作我,依宋本。

      歸妹。水壞我里,東流為海。龜鳧讙囂,不得安居。詳《泰》之《兌》。龜鳧,汲古作龜鼉,宋元本作鳧龜,依《泰》之《兌》校。

      豐。朿帛戔戔,賻我孟宣。徵召送君,變號易字。巽為帛,伏艮為手,故曰朿帛戔戔。馬云委積貌,《子夏傳》作殘,茲曰賻我孟宣,是焦義與馬同也。伏震為孟、為宣、為君。事實未詳?!鸬谒木浼彻抛魈幪栆鬃?,依宋元本。

      巽。乾行天德,覆贍六合。嘔喣成熟,使我福德。二五皆陽,故曰乾行天德。覆贍六合者,言乾天覆徧六合也。贍,《說文》給也,《玉篇》周也。伏坎為合,數六,故曰六合。嘔喣,猶吹噓養育也。兌口,故曰嘔喣。伏艮為成、為我,伏震為福德?!鸶操?,局本作履贍,象亦合,茲依宋元、汲古本。喣,元本作呴,依宋本、汲古。嘔喣,音歐詡。

      兌。秦晉大國,更相尅賊。獲惠質圉,鄭被其咎。兌西為秦,伏震為晉,艮為國,互巽為賊,兌毀折,三至上正反兌巽,故曰更相尅賊。伏震為德惠,艮為圉守也?!对姟ご笱拧房准亦?,《左傳》亦聊以固吾圉?;?,晉惠公,僖十五年為秦所獲,后秦放惠公歸,以子圉質于秦。伏艮,故曰獲、曰質。伏坎為鄭,慶鄭也,慶鄭以惠公違諫,不救惠公,及被釋,殺慶鄭而后入?!鹗拙浼彻抛髑夭⒘鶉?,非,依宋元本。

      渙?;廾粱柃?,君無紀綱。甲午成亂,簡公喪亡??搽[伏,故曰晦冥。震為君,巽為繩、為紀綱,艮為時、為甲,納丙,故曰甲午。春秋哀十四年甲午,齊陳恒弒其君王于舒州。壬,簡公名也。陳恒,陳成子也。甲午成亂者,言成子作亂,弒簡公也。震為簡、為公,巽隕,故喪亡。冥,宋元本作明,依汲古。午,元本、汲古作子,依丁本。

      節。三足無頭,莫知所之。心狂睛傷,莫使為明,不見日光。詳《小畜》之《復》。日,宋元本作月,非,依汲古。睛,汲古作精,依宋元本。兌半離,故曰睛傷。

      中孚。長夜短日,陰為陽賊。萬物空枯,藏于北陸。詳《謙》之《漸》。

      小過。依宵夜游,與君相遭。除煩解惑,使我無憂。詳《歸妹》之《大有》。依《小過》之《否》作衣,《說文》衣,依也,義同。

      既濟。逐鹿南山,利入我門。陰陽和調,國無災殘。長子出游,須其仁君。此皆用半象。陰陽和調,謂陰陽爻相等而當位也。

      未濟。請騁左耳,嗇不我與,驅我父母。未詳。騁,宋元本作冀,與驅作驅與,均依汲古。左,汲古作作,依宋元本。按:《周禮·夏官大司馬》,大獸公之,小獸私之,獲者取左耳以計功,然曰騁則左耳或為綠耳。

    上一篇: 沒有了
    下一篇: 沒有了
    圣賢書院
    337p粉嫩日本欧洲亚洲大|久久久久久久尹人综合网亚洲|9191精品国产观看|国产良妇出轨视频在线